特别报道

您的位置:中国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网 > 特别报道 > 详细内容>

大话CMMI

2015-06-12 13:58 作者:cssoadmin [ ]

——与七位CMMI主任评估师的对话
主持人/本刊记者

  主持人:从2002年清华鼎新公司第一家在国内通过CMM二级评估到今天中国通过CMMI(CMM)评估的企业已经达到了400多家,您如何看待CMMI(CMM)这几年在中国的发展?

  万举勇:这几年国家为了我国软件产业的发展壮大,在软件过程改进方面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许多省市也制定了一系列的配套政策,用于扶持地方软件企业的发展。再者,随着软件产业的发展,许多软件组织也认识到,如果公司的规模不断发展壮大、承接的项目愈来愈多,公司必须要建立一套适合的机制才能在一定的时限内、以可控的成本提供符合要求的项目或产品。多个方面的因素促成了这几年CMMI在中国的发展。
  胡延军: 从模型的推广角度来看,CMM/CMMI在中国的推广和当年ISO在中国的推广相似。尽管有些人并不认同ISO,说ISO在中国做烂了,可是如今中国制造的产品,已然横扫世界,谁又能断言说ISO在中国没有效果呢。CMM/CMMI模型是产业界最佳实践的总结,是过程改进的指导书,也是过程评估的检查单。CMM/CMMI在中国的推广,对企业,特别是IT企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现如今,过程、过程改进的理念对IT企业已经不再陌生,而且,随着CMM/CMMI实践的不断普及,一批有理论基础、并且有实践经验的过程改进的人才,正在为企业质量管理、过程管理,竞争能力的提升,发挥重要的作用。
  从斌:短短几年时间,已有近两百家通过并实施了CMM、CMMI的各级认证,该比例远远超过美国软件行业高居世界首位,总体的感觉是中国CMM/CMMI市场正在逐渐成熟。
刚开始接触到一些客户,他们的愿望是进入国际市场;而现在接触的一些客户,他们有的实际上已经进入到国际市场,有的在国内竞争中成为最大的赢家。在几年前,我们要费力的向客户解释什么是CMM,过程改进是为了其改进能力,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当然现在还有少数客户要求在很短时间内达到某个级别,对这种客户我们是不和他打交道的。更多的客户已经意识到要改进他们的能力,而不是拿到一纸证书。从这个方面来说,客户本身越来越成熟了。
  总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从1999年到2000年,很多人对CMM还不了解,要给他们解释这是什么;第二阶段就是2003年也就是刚才说的“过热”阶段,客户说CMM/CMMI很好我们需要,所以要给我们做快一点,半年内就要拿到它,为此还要再给他们解释一遍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做;最近一两年来,更多的客户了解到这一点,更多的期望我们向其解释怎么样才能使组织真正获得能力的提高。
  田小鹏: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CMMI/CMM是中国软件发展的一味良药”。对中国软件,尤其是软件外包业务的发展更是不可替代的,和根本性的变革。它促使了中国软件业从作坊式/英雄式的开发方式,过渡到了规模性/团体性的开发方式;促使了中国软件业从自闭型/封闭性的开发方式,过渡到了开放性/协作型的开发方式;也促使了中国软件业从无规范性/无序性,过渡到了制度化/有序性的变革。没有ISO9000在中国制造业的普及,我相信“中国制造”的腾飞还会需要摸索更长的时间,因此作为CMMI的主任评估师,和在HP多年的实践经验,我坚信CMMI一定是帮助中国成为世界软件制造的腾飞的助推器。
  姚亮:5年的时间成为目前CMMI评估数量居世界第2位(美国第1:859次;中国:321;印度第3:256次-摘自SEI 2007年9月CMMI成熟度报告),发展非常快!
  赵悦:我记得鼎新完成CMM二级是1999年的事情,但CMM/CMMI的热潮的确是2002年开始的。这个热潮使得软件过程改进成为我国软件项目管理的主流模式,是我国软件产业高速发展的重要催化剂之一。中国政府为推进CMM/CMMI的努力正在体现出其效果。
  于波:确切的说,除了美国在中国的独资公司CMM主任评估师开展的内部评估之外,清华同方与IMB的合资公司------北京鼎新公司是在1999年七月由两位美国的CMM主任评估师联合主持下通过了CMM 二级评估。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来自美国SEI的官方统计数据,自2002年4月CMMI V1.1发布, 截止到2007年7月全球上报到SEI的CMMI(包括V1.1和V1.2)Class A 评估中,中国企业已经开展了321次基于CMMI模型的评估,而且已超过印度(256)评估数,并跃升为仅次于美国(859)评估数的世界上评估第二多的国家。加上有些仅进行了CMM评估的中国企业,目前中国通过CMMI(CMM)评估企业已经大大超过400家。
  透过这些评估数据分析,我认为这也恰好从另一个侧面客观、如实地反映了这8年时间里中国软件企业、软件产品和整个软件产业发展和进步。其中,这些数据也充分地体现了我国各级政府对发展民族软件事业的鼓励、从政策、资金、资源、乃至税收等等多方面给予的优惠和大力支持。这8年也是我个人从1999年初起,全面从事基于CMM/CMMI等模型和标准、方法论对软件和IT企事业单位开展培训、咨询与评估新的人生旅途和职业生涯的8年。这些评估数据和我个人亲身为近一百家软件和IT企事业单位提供服务的工作经历是相互呼应的,8年多来的工作实践使我有幸零距离并深深地感触到广大的中国软件产业从业人员(从软件企业的精英和领袖、各层管理人员、开发与维护工程师、以及其它各类的支持与相关人员等)勇于开拓进取、不断探索与创新、努力为客户提供优质产品与服务的艰辛努力和取得的成就。
  但这些数据会使我毫不犹豫地想起中国好多当初仅仅由几个人至几十人的小软件企业作坊不断追求技术创新、产品质量和规范管理而不断发展成长为几百人甚至几千人的巨人和明 星企业的成长历程。这些数据会使我想起99年初我们开展的第一次CMM免费公开培训上许多来自软件企业的项目经理和工程师们还搞不清基本的过程管理概念、方法等(比如,QA、QC、Test、 Peer Review;以及SCM、 CI、 baseline 等等)的状态,发展到目前过程与质量保证工程师、配置管理工程、EPG人员和专家、过程改进咨询顾问等,已经是软件产业不可或缺的职业从业人员,乃至这些职业的专职和兼职人员,成为软件企业和国内软件重要基地发展和竞争(如北京、上海、大连、杭州、成都等等)企业以及地区紧缺资源的情形,……。
  总之,这些数据让我看到了中国软件产业整体和全方位发展的历程和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