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宝会议

名家讲坛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讲坛 > 详细内容

倪光南:美国对华为新一轮打压正在路上?这次咱手里有牌

在全球合作抗疫的大背景下,美国对华为极限施压“连续剧”又传出最新动向。

3月26日,路透社报道,美国白宫正考虑一项新的出口管制措施,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限制包括台积电在内的芯片制造商对华为供货。

这一举动如果落实,那将在全球开启一个恶劣的霸道先例。

“外国直接产品规则”被修改后,哪怕一条外国产线的有一颗螺丝钉、一把螺丝刀是多年前从美国采购的,那整条产线都要受到美国限制。

2019年11月,美国方面同样是通过路透社放料称,美国商务部及相关机构考虑扩大“最低含量计算准则”的适用范围。

而此前,华为已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

众所周知,美国出口管制实施的“实体清单”管制,是将产品(其覆盖范围已从“技术敏感类”产品扩大至个人电子消费品)按照“美国技术最低含量”分为25%、10%和不设限等几类。所谓扩大“最低含量计算准则”,即指将制裁门限从25%加码到10%。

不管是“最低含量计算准则”还是“外国直接产品规则”,目的在于致华为于死地。

目前已有中外舆论讨论,若美国对华为的极限施压落地,中国将不得不采取对等反制措施。

而且中国手中也有牌可打。

例如限制美国5G芯片以及含有美国5G芯片的终端和设备进入中国市场 ,仅苹果和高通两家潜在损失就至少超过700亿美元/年,相当于2019年的波音营收。

高通极可能因市场份额急剧缩水,将无法承担巨额研发投资,而将不得不退出5G通信市场。

甚至,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中国可以要求重要领域不得采购“美国技术最低含量”超过某个门限的产品。

这样,垄断中国桌面电脑和服务器领域的Wintel体系软硬件,以及在移动领域占据重大份额的苹果手机等等,都可以成为中国反制的对象。

如果这样做,不但能使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的收益大幅缩减,而且也能大大促进中国自主创新技术的发展。

从实际操作上来说,国产技术在上述领域已经达到“可用”阶段。

打个比方,现在中国的“北斗三号”已经赶上了美国GPS的水平,而上述领域中国的技术水平大致也已相当于“北斗二号”时的状况了。因此禁用美国软硬件不会对中国造成太大的困难。

而且反制措施只会限制特定美国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并不会影响中国的整体营商环境,也不会影响美国厂商投资办厂。

美国要是在“极限施压”上再往前一步,事实上,对其自身而言也是一个“自损八百”的举动。

波士顿咨询集团受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委托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一针见血的指出“限制对华贸易将终止美半导体领导地位”。

公平地说,世界上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可能有哪一个单个企业,能长期地抗住一个世界头号强国动用其国家资源实施的制裁。

华为能够在美国制裁下,坚持这么久已经是极其不易了。这一方面体现了华为这个企业的强大实力,另一方面也归功于中国举国上下对华为的巨大支持。

今天,当华为要面对空前严峻的制裁时,中国政府、中国人民绝不会坐视不顾。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最新的发言中也表示,对于美方的这种科技霸凌主义,中国政府绝不会坐视不理。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看起来美国制裁的矛头只是对准华为一个企业,但其最终目标是企图永远压制中国的发展,使中国永远做一个二流国家。

我们认为,美国某些政客的这个如意算盘是不可能得逞的。美国如果执意要在世界各国团结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顶风”再掀芯片制裁,最终必将落得一地鸡毛。

(作者是中国工程院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