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区块链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 > 详细内容

孙志勇:如何驯服区块链时代的“超级怪物”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正在迅猛发展,目前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 提交的比特币ETF申请,如果获得批准,意味着美国官方正式把新兴数字资产当做一种金融产品。币安、火币、OKEx、FCoin等新兴数字资产交易所迅速崛起,成为集众多角色于一体的“超级怪物”,却缺乏相应的监管和制衡。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认为,数字资产交易所作为市场交易的枢纽,其边界缺乏制约,安全性甚至不如一些场外交易,具有极大的风险。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认为,数字资产交易所手握加密货币未来发展大权,收取高额的上币费用,他希望这些交易所在地狱里焚烧殆尽(burn in hell)。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孙志勇接受一条财经创始人李召专访,就区块链产业和技术发展,数字资产产业监管和新兴数字资产交易所的现状与未来进行了深入的对话。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孙志勇

区块链产业监管需要遵循三原则

呆子刀:听说你在做一些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方面的研究,主要是哪个方向?

孙志勇:主要是研究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经济学性质和法律性质。我们认为非常重要,现在很多问题正在出来,对其法律和经济本质上了解的不够深入。比如监管,必须回到问题本身,必须要追问,为什么要监管?监管的理由是什么?目的是什么?

监管有两个最常见的理由:一是对负外部性的监管。一个人或企业的行为影响了其他人或企业,使之支付了额外的成本费用,但后者又无法获得相应补偿。比如我抽烟,吞云吐雾,看起来很享受,这是系统带来的收益,但在系统外部,别人吸了二手烟,承担了损失,而我并没有为此负责,这就是负外部性。在一个系统里,企业的行为有一些东西是外溢的,企业不负责任地排污就是负外部性的。负外部性需要监管,否则会导致企业对这一部分成本的漠视。系统外这个部分收益往往是无主的,比如一条河流,其收益受到损害,但没有人去关心它,只能通过制度设计和外部监管保证其收益不受损害。

二是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不同投资者获得信息得渠道和方式,处理信息的能力不一样,有些人特别是机构,有很强的信息优势,应该限制在一定范围内。比如交易所知道每个人的信息,帐上有多少比特币,有多少资金,有多少保证金,做多还是做空,可以定点给你打爆仓。因此需要监管,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两个人之间竞争可能有公平的,也有不公平的,但竞争环境是制度提供的,必须公平。奥运会为什么分量级?不能120公斤和50公斤一起比赛。公平的秩序需要通过制度和监管完成。

在去中心化和弱中心化的世界里,有三点仍然没有解决:一个是系统的负外部性,系统可能是一个企业,一个交易所;二是信息对称性问题;三是整个市场竞争的规范和规则问题。在区块链或者说数字资产领域,监管是必要的,主要围绕这三点解决。

引刀成一快,受伤的是谁?

呆子刀:目前国内的监管就是停止一切代币融资,这也是一种监管方式。

孙志勇:这是现实执法资源、执法环境的一种反应。监管能力有限,立法资源,执法资源、司法资源,承担不住这样的成本。就具体监管而言,一没有上位法的支撑,二没有执行人员准确的执行。具体的执法者或者执法机构、政策制定机构不是孤立、抽象的,要设身处地考虑,能不能达到效果,会不会得到正面回报,能不能有效地执行,会不会出乱子,出乱子谁承担责任。没有上位法支撑,具体执法者就面临巨大的行政风险和个人风险。考虑这一系列问题,肯定先选择保守的方式, 一个正常的选择,不如一刀切来得痛快。

呆子刀:一刀切主要针对目前代币融资泛滥,很多人炒空气币,这不相当于非法集资吗?

孙志勇:什么叫空气币需要有定义。监管最重要的是信息要披露,至少可以下一个文件,作为交易所,无论在菲律宾,日本,还是美国设立的,只要有中国人参与,或者在里面做交易,需要公布交易记录,都谁在交易的,有没有异常交易,有没有对倒,资金怎么汇出的。区块链没有IP地址,不会涉及涉秘问题。如果说即时公布影响市场操作,可以滞后两三个月再公布也行啊,把记录打出来谁都可以看,监管部门就知道有没有人坐庄了,是否存在欺诈。发币可以,先做信息披露,承诺的事儿办好了,别糊弄我,你说拿钱买茶水,可能贵一点便宜一点、好一点差一点,但不能买回来是糖葫芦,或者糖葫芦也没有,拿到钱跑了。

呆子刀:现在代币融资的白皮书也很乱,是不是要有明确的界定?

孙志勇:对,要有明确的界定,但千万不要做特别繁琐的规定,繁文缛节会产生两个问题,第一是扼杀创新,效率特别低。第二是监管套利,带来腐败。监管也是一把双刃剑,证监会为什么那么多人被抓?因为权力带来腐败。监管是有必要的,但应该和技术相适应,不能扼杀技术创新。

呆子刀:我听到一种说法,代币融资比P2P造成的危害还严重。

孙志勇:这是两回事,关键看怎么监管。不能说做记者的都比做公务员坏,卖菜的都比卖油的更优秀,这不是制造恐慌吗?汽车比自行车速度更快,方便了出行,提高了效率,但出车祸会死人,污染了环境,造成了雾霾,不能因此说整个汽车行业比自行车行业危害大,全部禁止掉,关键这个行业是否提高了效率,满足了需求,提供了价值,出现问题需要一个一个具体分析。

我相信,监管很快就会来临

呆子刀:前段时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发表一篇文章——《去中心化资产交易:一种新的金融市场模式》,他认为,一方面,“新兴数字资产交易所是一个集资金资产的登记、托管、清算、交易撮合能力以及券商、做市商等角色于一体的超级机构,其业务甚至延伸至一级市场,兼具PE、投行等角色”,这是比传统交易所更为强大的机构,但另外一方面,“数字资产交易所作为市场交易的枢纽,其边界缺乏制约”, 由于缺乏监管和制衡,数字资产交易所往往自身成为违约和风险的根源,安全性甚至不如一些场外交易。姚前表示,在市场监管不足且不再有分工制衡的情况下,这样的制度安排具有极大的风险。

孙志勇:姚前说得很对,其实每个国家都想监管,只是没有找到监管的手段,至少中国目前没有找到特别好的监管方法。因为数字资产是去中心化的,而且是跨国性的,监管者找不到一个统一的登记和清算中心机构去下达命令进行管理,所以姚前也认为,“考虑到目前各国对数字资产认知差异和法律体系的差异,建立统一的跨国监管规则不仅漫长而且低效”。

但我相信,监管很快就会来临,在美国很快会做监管。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今年6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 提交的比特币ETF申请,也就是要求更改此前的ETF规则,若变更通过,将允许资产管理公司VanEck Associates Corp.和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公司SolidX Partners Inc.的比特币ETF上市。

根据美国相关法律规定,SEC需要在收到申请后的45天内,也就是8月10日做出第一次决定,目前是延期了。SEC还可以选择将截止日期延后三次。第一次延后45天,就要推迟至9月末。这后面ETF申请机构还要花费90天时间来对不通过的理由进行解释论证,如果还需要更长的考虑时间,可以再延后60天,意味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或否决ETF申请的真正截止日期是在正式提起申请后的第240天。无论时间如何,如果SEC批准比特币ETF在CBOE上市,意义重大。

这意味着美国官方正式把新兴数字资产作为一种金融产品,有利于提高比特币的普及度和曝光度,首先会吸引机构投资者入场。一旦比特币ETF出来后,其他品种,比如以太坊ETF估计也会发。现在关键是法币和虚拟币之间的路径打不通,一旦这个打通了,市场规模是很大的。更重要的是,比特币ETF一旦获批会为比特币未来的监管铺平道路。美国立法进程代表全球的立法进程,而且会影响全球的监管立法。美国一旦做出决定,很多国家会跟。如果中国再想办法监管,采取拒之门外的话,可能制度竞争处于相对劣势。现有的监管框架和监管理论,不适应技术的发展,需要改变。

呆子刀:估计中国的监管也会放松。

孙志勇:不能说放松,是监管思路和方式有所调整,深化、细化。一个新事物在发展过程当中有不同的认知、不同的想法、不同的监管策略,都是正常的。监管策略的不同可能会促进或者阻碍技术进步、经济发展。无论哪一种监管思路,都要在市场当中调整。因为在区块链或者说数字资产方面,美国立法技术、立法能力比较先进,所以全世界监管的调整主要还是看美国的,新加坡,日本等国家都在等美国做出决定。

呆子刀:如果要监管,会涉及哪些法律法规?比如银行法,证券法,基金管理有关规定等。

孙志勇:应该都会涉及,涉及证券法和相关的交易法律,包括反不正当竞争,互联网监管的规定,还有关于传销、非法集资、欺诈、非法发行证券、非法设立交易所、吸收公众存款等等,目前研究还非常不足。进入立法程序还早,可能先从行政立法入手。涉及的部门也很多, 工信部、科技部、网信办,国务院法制办、央行、证监会、银保监会、太复杂了。

呆子刀:国外有没有相应的经验,比如美国?

孙志勇:有,美国去年7月出了一个模范法,因为美国是一个判例法国家,一般先做模范法,是学者做的。澳大利亚、泰国、俄罗斯、白俄罗斯都有一些立法和规范。

适度监管,不能让交易所坐庄

呆子刀:币安、火币、OKEx、FCoin等数字资产交易所,其交易模式和行为都在模仿上交所,深交所,有主板和创新板,估计还有新三板,就像证券交易所。

孙志勇:如果美国立法批准,数字资产交易所就是一个证券交易所。至于说主板、创新板,或者新三板之类,无非是对交易量、交易额和人群分层,吸引交易量,利于管理,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呆子刀: FCoin推出FT,提出“交易即挖矿”模式,这虽然不是张健首创,但FCoin用了不到半个月,交易量超越币安+火币+OKEx等老牌数字交易所交易量之和,搅动了整个交易市场。

孙志勇: Fcoin的做法是利用了先进入者对后进入者的竞争优势。交易所有两个方式处理交易手续费的减免问题,一是直接宣布免费,假如以前手续费是千分之一,现在宣布千分之零就可以了;但还有另外的方式,先收千分之一再返回给投资者千分之一。两者都是免费,从结果上是等价的,但在过程当中不等价,因此效果不一样。

对交易平台来说,后者虽然也是免手续费,但把费用奖励给交易多的人,而且以平台币的方式返还手续费,实际上是炒高了平台币,通过币价实现了平台的收益。当交易达到均衡状态时,没有更多的人进来,币价就坍塌了,回到本来的价格。Fcoin通过分成返币,根据时点先后和交易量有不同的返点,造成先进入者对后进入者的竞争优势,把币价拉起来,甚至可说发行了新币,是一种变相的代币融资。

从理论上讲,交易平台发币是零成本,把交易手续费换成币,对交易所而言,交易量大了,但是整体而言没有价值。实际上这个机制不可持续,自身也不可持续,别人也不可模仿,如果真的是零手续费,交易所怎么生存呢?天底下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

呆子刀:平台必须拉高币价来平衡收益,这不就是坐庄吗?所谓免手续费,其实可能是先抬高手续费,再进行所谓返还,而返还的规则由平台制订,有很大随意性。

孙志勇:对,无论是手续费也好佣金也好,越高越好,越高的先进入者对后进入者优势越强,实质上是一个炒币的过程。

呆子刀:交易平台这样做岂不是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孙志勇:这是目前虚拟世界的一个机制,在现实世界中法律是不允许的。比如上交所不能把自己在上交所上市,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上交所把某一部分手续费上市交易,提高交易手续费,交易所自己坐庄,自己卖自己的股票,利用上交所把自己的股票拉起来,上交所一定能把自己的股票拉上去,100元钱1股肯定没问题,相信上交所有这个能力,哪个散户干得过庄家?CBOE (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把交易费发一个Option(期货),在CBOE上面交易,然后通过调整Option的支付方式、购买方式把Option价格做高,从中获益,世界不乱了?要是政府来做房地产,想把房价做高,让国土部门下个文,限制土地供应量,房价不就涨了?假如房价今天是10万一平方,政府完全可以让明天卖80万一平方,政府规定这个楼90%不许卖,只有10%能卖不解决了吗?所以,交易所缺乏监管对于市场有很大破坏性,是不可持续的。虚拟世界的数字资产交易所也要做适度的监管,不能让交易所坐自己的庄,随意自创机制,炒自己的币。

呆子刀:这违反了公平原则。

孙志勇:而且也不提供价值。

呆子刀:难道不是一种欺骗行为?

孙志勇:不能完全说是欺骗,因为它的市值是公开的,你可以选择,但这个行为和机制本身不创造价值,和比特币不一样。比特币可以是一种跨国界的支付手段,让人更方便,所以创造价值。我没看到FCoin比币安、火币有更先进的交易技术,效率更高,更安全。FCoin通过炒作,把交易量做大,对FCoin是有意义的,对整体市场,对提高整体效率,没有价值的。这种机制也很难复制,自身也难以持续。所以需要监管,在传统世界肯定不能这么做的。

价值从来不是监管发现的

呆子刀:在目前野蛮生长状态下,每个人都可以做交易所。

孙志勇:从理论上可以做,但不一定能做成,就像每个人都能卖矿泉水,但不是谁都可以卖成依云。

呆子刀:资本市场 IPO,股票市值多少,发行量多少,发行价多少,有明确的规定,但代币融资的市值,发行价,发行量完全没有监督,可以自己规定,怎么看这个问题?

孙志勇:这个倒没有问题,就像你卖桃愿意卖多少卖多少,卖十块钱五块钱都可以。市场都发现不了的东西,我们更发现不了。

呆子刀:现在360回归A股以后,股价已经跌一半多了。

孙志勇:恰恰说明这种监管无效。在美国IPO可以自定股价。

呆子刀:但在中国IPO市盈率一般不超过23倍。

孙志勇:那是中国特殊的新股发行机制造成的,因为中国是审核制,美国是注册制。虽然说,IPO市盈率一般不超过23倍,但发行方可以作假,五毛钱做成一块钱,23倍变成46倍了。监管发现不了价值,价值也从来不是监管发现的。监管主要解决刚才说的三个事儿:第一、解决负外部性问题;第二解决信息对称问题,信息披露是解决信息对称的一个方式;第三、解决市场公平竞争的问题。

一旦监管介入价格,肯定是错误的,要不市场怎么发现价格呢?监管有监管的职责,监管不发现价格,但监管可以做到不许数字资产的交易所、发行人,操作者不说瞎话。比如你生产三星手机,但报备的是苹果手机,没有关系,你要为此负责,作假需要付出代价,出事了该抓人抓人,该罚钱罚钱。监管要做的是信息公开,在媒体上公布,不用一开始就去工厂核实、什么原料,什么型号,什么批次,这不就是为工厂背书吗?那出事了是工厂负责,还是监管负责? 你不是亲自到工厂核实了吗?所以监管不用给太多的职能,过度监管不仅不会净化市场,反而恶化市场。

数字资产完全去中心化还有难度

呆子刀: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在接受TechCrunch的采访时,批判了中心化交易平台,称这些平台收取的上币费高达1000-1500万美元,手握加密货币未来发展大权,他希望这些交易所在地狱里焚烧殆尽(burn in hell) ,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孙志勇:中心化的数字资产交易所有几个优势:第一报价机制,在交易所挂牌,能集合定价,可以排序;第二有资金池,有清算和结算机制,有托管机制。 现在挂牌机制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都可以做,到一个公有链上挂牌也可以,但去中心化解决不了资金池问题,资金池一般是放银行;资金清算也解决不了,应该放在银行、各国政府银行之间做清算;币之间的结算可以做。如果把交易所职能拆解开,数字货币的报价机制和结算机制可以在公有链上跑的,但资金托管机制,资金池问题和清算机制,只能在链下,或者说中心化交易所完成。

中心化的交易所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主要是银行和交易所对接问题。如果没有法币和虚拟货币的兑换,只是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用智能合约就可以实现去中心化交易,就没有必要有中心化的交易所。因为法币是中心化的,一个中心化的和非中心化的东西交易, 法币和代币连接,没有中心怎么做?所以数字资产交易分两个部分:代币或者虚拟货币、数字资产之间的交易,可以去中心化;二是代币同真实世界的交易,买房子、茶水,去中心化还有难度,这就是现在交易所存在的原因。

保证交易安全安全可采用去中心化方式

呆子刀:除了法币和代币之间的交易需要中心化的交易所外,交易所还有一些作用:一是大量币种集中交易,对投资相对来说方便了,二是安全保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先把某种代币交出来了,需要获取另外一种代币,或者法币,对方不交货,拖延,或者反悔,怎么办?中心化交易所是一种安全保证。当然并非唯一保证,是否有其他方式来保证交易安全?

孙志勇:今后交易所、钱包、支付平台之间很难区分。交易所完全可以做支付,钱包也可以做交易所,存以太坊,取比特币(BitCoin),有报价机制,按照指数操作。数字资产交易所本质是什么?姚前说的比较全面,是一个集资金资产的登记、托管、清算、交易撮合能力以及券商、做市商等角色于一体的超级机构。但这些功能是可以分解的,钱包可以有报价系统,或者用别人的报价系统,或者就是币币交易,存什么提什么,大家有合约写在里面,这就是交易所。

至于你提到的没有交易所如何保证交易安全,我举个例子,有一个区块链项目——Themis,想做成一个ESCROW(第三方托管)的公有链。现实生活支付时,如果不是手对手的线下交易,有非常复杂的监管系统。链上币币交换或者法币和本币交换时,都涉及到谁先发起的问题。是我先把钱给你,还是你先把钱给我,这很重要。现实当中,你给我钱,我给你苹果,交易就结束了。在网上,或者链上,谁都不认识,你说买一个比特币7000块钱,我先给你钱?还是你先给我币?我先发起给你钱,你不给我币怎么办?

呆子刀:这在数字资产交易所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了。

孙志勇:是,交易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中心化的,依赖于主体信用,它有自己的问题,比如交易所可能被盗,被攻击,甚至交易所负责人也可能跑路啊。Themis托管链可以用智能合约,用去中心化的共识机制在虚拟世界达成ESCROW,不需要主体信用。智能合约就是谁先发起的问题,Themis是公开透明的公有链,有一个去中心的共管帐号,不是中心化的交易所。

呆子刀:这不相当于基础设施吗?

孙志勇: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我们任何交易,如果不是面对面的话,都涉及到监管和共管的问题。

呆子刀:会不会取代现在中心化的数字资产交易所的某些功能?

孙志勇:如果做得足够大,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托管实际上解决了数字资产的清算问题和结算问题,至少部分解决了两个问题。所以去中心化的数字资产托管是有潜力的,前提是Themis需要花大力解决其中的技术、机制和理论问题 。

目前形态的交易所未来是否存在?

呆子刀:这样将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个“超级怪物”身上的功能逐渐剥离,或许真的实现维塔利克所说的让交易所“在地狱里焚烧殆尽”。

孙志勇:目前这种形态的数字资产交易所未来是否存在还不好说。报价系统足够大的时候,完全不需要一个交易所。买苹果不需要去苹果交易所,也没有鸡蛋交易所,不照样买鸡蛋吗?在数字资产领域,市场和交易所不是一回事。数字资产交易所交易方式是,A把鸡蛋存在交易所,交易所给A几张票,这个票就叫代币,或者数字资产,B要到交易所买鸡蛋,要先用钱换交易所的票,用票换鸡蛋;市场的交易方式是,A在市场买鸡蛋,B付钱给A,直接买走了鸡蛋,并没有交易所换票这个过程。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实际上数字资产从中心化的交易所到去中心化的交易非常复杂,解决任何一点都非常重要,用ESCROW(第三方托管)方式解决其中一部分问题,都很有意义。

呆子刀:前不久,万向控股的肖风博士在旧金山有一个激动人心的演讲,认为区块链技术带来全新商业边界、可能出现的突破性商业模式和公链价值,完全可能出现五万亿美元公链,远远超过现在的BAT企业,区块链也会出现类似微信,支付宝,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或者商业模式?

孙志勇:没有必要把现在经济形态完全和区块链对应起来,恰恰是要劈开的。把微信,支付宝,淘宝,上交所,保险公司对应到区块链肯定对不上。

美国批准ETF之后是一次大洗牌

呆子刀:现在这么多虚拟数字代币,这么多区块链创业项目,假如你要投资的话有没有什么原则?

孙志勇:第一个肯定要投现在有名的币,比如比特币、以太坊,再投就是一些比较正规的,比较有发展潜力的创业项目。

呆子刀:怎么知道有发展前景?

孙志勇:会研究他的报告,白皮书,公链就看技术,应用链看场景和激励机制,创始人行不行,这是一门学问,两三句话说不清,但是我相信,如果美国批了ETF之后,我估计大部分的代币都会……

呆子刀:上涨?

孙志勇:恰恰相反,美国批了ETF,肯定是主流币才能活下来,其他的大都会死,因为没有意义和价值。一般代币怎么能和谷歌、阿里巴巴、腾讯相比?你做一个应用场景,能比微信场景还大?微信用户有十几个亿。

呆子刀:你觉得会是一次大洗牌?

孙志勇:当然是。现在币圈之所以这么混乱,有各种谣言,大家互怼,就是因为监管要来临了,钱不好挣了,意味着我们今后生活方式发生变化了。

呆子刀:目前这么多代币,你觉得多少会死?

孙志勇:95%以上。

呆子刀:存活下来的会有什么特点?

孙志勇:一个是有技术基础的,有技术特色的,一个有广阔应用场景的。

呆子刀:比特币的前途呢?如果挖完了呢?

孙志勇:没有什么大问题。还能够长期的存在下去。挖完了币还在。

我认为EOS还谈不上区块链3.0

呆子刀:有种说法,比特币是区块链1.0,以太坊是区块链2.0, EOS号称是区块链3.0,怎么看区块链发展的阶段?

孙志勇:在本质上讲,EOS并没有超过以太坊的基本范畴,但它的速度、算法、共识机制有调整。以太坊是POW机制,往POS机制转化,EOS走得更远。EOS是不是就有颠覆性的算法,或者说安全和效率更好地兼容,因为没有最终做出来,还是处于实验阶段,还难以判断。

从目前来看,我个人认为EOS还谈不上区块链3.0。我们说比特币是区块链1.0,是因为它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点对点的电子支付系统,但在链上面没有功能;以太坊可以链在做智能合约的,所以称得上第二代。就像做微信公众号和APP是不同的;第一代DOS系统和第二代视窗系统完全不一样,第三代iOS系统又升级了。EOS相对于智能合约没有革命性的变化,比如说和AI结合,只是效率提高了,共识机制有所变化,但没有超过以太坊的理论框架。我觉得第三代区块链,要不和物联网结合,要不然和AI结合,或者和生物技术结合,这才是升级系统。

呆子刀:为什么中国人那么有热情,几十个团队竞争EOS超级节点?

孙志勇:因为EOS超级节点有激励,类似于挖矿。EOS白皮书提到,每年会增发代币5%给维持节点的人,每个节点每年估计近亿元的收益。当然,很多节点参选人看中的并不只是这些收益,可能基于他们对EOS商业前景的一个判断,例如EOS真的超越以太坊,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或者像宣传的那样,是所谓区块链3.0。

呆子刀:有人说,从技术本身来看,区块链并没有提供新的技术,分解开来,每一种技术以前都有了,它是集合各种技术形成了一个新的机制。

孙志勇:没错,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原子弹也是多种理论和发现的集合,20世纪初量子力学和相对论诞生,原子弹最重要的原理就解决了,到1945年才造出世界上第一个原子弹。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广岛投下原子弹, 70年过去了,伊朗和朝鲜也做不出来武器级的原子弹,这说明从科学原理,到技术实施,到技术普及,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区块链也是这样。

EOS机制会不会造成新垄断值得思考

呆子刀:从理论上说,区块链的节点越多越安全,因为有更多的人来计算,更多的人见证,但是EOS总共只有21个超级节点,加上100个辅助节点,也就121个节点,这么少的节点能够保证安全吗?区块链的核心理念被认为是去中心化,EOS的节点设置,所谓的共识机制感觉已经走向中心化了。

孙志勇:这也是EOS共识机制被很多人怀疑、攻击的地方,分布式运算,分布式存储本身要求多节点的,而且节点之间不能联合、串通,目前确实有点中心化了, 21个节点比G20、比欧盟国家还少,欧盟还有28个国家,EOS这种机制确实值得思考,未来会不会造成新的垄断?把被人们诟病的线下垄断,包括信息不对称,制度套利,换了一个技术形态,挪到线上,挪到链上,和区块链希望的去中心化、更加平等、更加自由的方向相悖。

呆子刀:节点少,可能是为了提高速度,提升效率。

孙志勇:当然,传统中心化管理效率最高,只有一个点。上交所、纽约交易所、纳斯达克,没有区块链,每秒几百万次交易都没有问题。作为公链而言,还是要看是否适合人的需求。有些机构比如银行对精准度要求特别高,共识机制要求特别严格,更倾向于安全。有些场景对安全要求没有那么高,发生攻击时系统容错性比较强,更倾向于效率。

呆子刀:人们要根据需求,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之间,在效率和安全之间做选择。

孙志勇:对,效率和安全要做一个匹配,想提高效率往往会牺牲安全,为了安全往往会效率低下。区块链其实并不是以效率为最高追求,安全高于效率。比如比特币,为什么价值高,除了本身最老的区块链数字资产,在共识机制上是完全的POW,从理论上是不可能被攻破的,因此特别安全,但是它出一个区块太慢了,效率太低。

呆子刀:也就是,区块链的基因就是安全第一,效率第二?

孙志勇:在安全基础上,随着技术进步,效率也会提升,但是因为效率而牺牲安全,由去中心化回到中心化,就丢掉了区块链的精神了。

赞同Token和区块链应用的强关联性

呆子刀:前段时间,币圈大佬李笑来发微博,支持无币区块链技术,怎么看这个问题?

孙志勇:从理论上来讲,区块链可以没有代币(Token,有人翻译成“通证”),比如说票据的流转、监管、贴现、承兑,利用分布式技术,做一个区块链在银行系统运行,没有Token完全可以,但Token很好地解决了区块链的激励机制问题。

呆子刀:目前看来是最好的激励机制。

孙志勇:Token本身不一定是激励机制,而是说区块链引入Token后可以设计比较好的激励机制。我更倾向于Token和区块链应用的强关联性。有Token比没Token在相关机制设计上更好。

呆子刀:Token和人性相关,区块链引入Token更加人性。

孙志勇:当然。就像货币,世界没有货币就不存在了吗?当然存在。但是没有货币效率会大大下降。一个小村里,大家都没钱,生老病死物物交易,甚至物物交易都没有,不计报酬互相帮扶。但是货币极大促进了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扩大了人们的交往圈。我们讨论区块链该不该发币,不是说区块链技术本身需要不需要币,而是讨论有币无币的区块链系统谁更有效率,如果引入一个新的机制,效率下降了,那么没有必要了。如果提高效率,就倾向于发展和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