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完善服务体系 发挥自身优势

——访北京博大正方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虹女士

记者:北京博大正方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经过了5年的发展现在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绩,2005年博大正方被评为了2005年中国软件企业外包20强,您也被评为2005年中国软件企业外包成就人物,请您总体评价一下博大正方过去五年的发展成绩并谈谈公司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

张虹:其实软件外包整个行业和我们公司博大正方的迅速发展都是由内因和外因两个方面共同作用的。外因就是软件外包行业这个大环境非常好,如外包的机会、客户对外包服务方式的选择、政府政策支持等等。我们常说,选择一个行业,就一定要选择一个有发展潜力的行业。博大正方正是选择了软件外包这个发展迅速、具有广阔前景的行业,所以才得以在软件外包的发展大潮中迅速发展。

但并不是有了良好的外部条件就一定能发展得好,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市场上并不是每一个从事软件外包的企业都做得很好。博大正方之所以发展的好,其内因起着决定作用,这些内因最主要的就是我们的服务体系和团队。自2001年开始,从人员派遣开始,到后来的承接项目,我们公司在人员管理和项目的管理方面都具有一套比较完善的体系。现在我们公司做了ISO认证和CMMI评估,其目的不是只为了获取证书,而是要通过认真地做这些评估活动来真正地规范我们的流程。软件外包是一个服务行业,必须靠精细化的管理来完善我们的服务和流程。博大正方发展的另一个内因就是我们的团队。一方面,从EQ的角度来说,我们团队的合作方面做得非常好。另一方面,我们的执行力比较好,这也是很多公司来我们公司进行考察给出一些的评价。所以说,公司能不能发展是由外因作用的,而发展的好坏是由内因决定的。

记者:自2006年4月1日起,北京博大正方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将正式启用全新形象标识,并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换标,请您谈谈这次换标的背景和意义。

张虹:实际上,我们的换标起初并没有太多战略上的考虑,其实我更喜欢我们以前“思圆行方”的标识。但当我们走出国门进入国际市场时需要在国际市场上申请我们的标识,由于在国际市场上存在有很多与我们过去的标识相类似的标识,从而导致我们不得不更换标识。所以说,我们公司换标并不是出于国际化战略的考虑,而是在国际市场的现实环境下被动地换标,但在换标过程中加入了我们的一些国际化理念和思考。

记者:博大正方的总部在北京,现在公司已经在深圳、上海、杭州和南京等地设立了分部,请问公司各分部现在的发展状况如何?各分部在业务和功能上是否有所不同的考虑?

张虹:博大正方的整个发展是依靠业务和盈利的滚动发展模式,我们公司在各个地方分部的设立基本上是持有比较保守的态度。我们设立分部主要是考虑我们的业务的需要,之所以在深圳、上海、杭州、南京等地设立分部,是因为我们的大客户华为在这些地方都有研究所。为了满足客户各方面的需要,我们在这些地方设立分部来提供更加完善的服务。我们公司分部的发展一定是到那些先有业务的地方去设立分部,我们不会为了战略布局而到一个没有业务的地方去设立分部,因为这样的投入是很大的,而收到的成效往往又很小。

但根据我们业务的需要设立分部后,我们就要考虑这些分公司的定位及他们对整个公司的贡献,因而就产生了区域性的想法和重点。例如,深圳分公司更多的是面对香港和东南亚市场,因为深圳是国内到东南亚的一个桥梁,香港、新加坡等地的服务非常发达,是对外包的需求非常多的市场。而上海分公司主要面对日本和欧美等海外市场,因为上海的市场国际化程度较高,而上海的本地外包企业的竞争要比北京要弱一些。对于杭州和南京则不同,尤其是南京,劳动成本比较低廉。我们通过在北京、上海的业务拓展活动来承接项目,然后放到南京等地去做。今年我们还打算到成都、西安等二线城市去设立分部,利用当地人才和成本的优势承接项目。因而,根据各个地方不同的特点,每一个区域拥有不同的侧重点。

记者:大连的软件外包发展也非常迅速,很多日本企业将一些业务外包给大连的软件企业,博大正方是否考虑过到大连去设立分公司呢?

张虹:其实我也曾经去大连考察过,但大连的软件外包主要做的是BPO类型,而博大的优势在软件开发,现阶段大连与我们的优势不是特别的match(匹配),因而现在我们暂时不会考虑在大连设立分公司。

记者:博大正方提供系统咨询、设计、开发、测试、IT维护等全线服务,请您介绍一下公司在各项业务中取得的成绩以及这些业务的各自所占的比重。为了更好的服务于客户,博大正方采取人员派遣、现场实施、离岸实施等多种服务方式,能否用具体的案例来阐释一下采用多种服务方式的情况?

张虹:其实博大正方并不是所有的服务都提供,如本地化、BPO等我们是不做的,我们所提供的服务是围绕开发流程而提供的服务,比如说从开发前期的咨询设计到后期的测试、维护等。开发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其他服务都是根据客户需求而围绕这个核心开展的。我们一直所坚持的是大客户策略,即围绕一个客户,提供一套完善的服务体系来满足他们各个方面的需求。

记者:软件行业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博大正方“矢志成为软件外包行业的领先者”,请问现在博大正方在人才储备方面有什么具体的措施?现在公司员工的构成是怎样的以及公司是如何选拔和培养人才的?

张虹:博大的人才战略可以分为四个方面:招人、用人、育人、留人。招人就是招聘,招聘不光是在网站上刊登广告,还要培养一个外围的储备团队。博大正方主要有两种方法来建立自己的储备团队:第一,我们拥有自己的IT培训中心。我们从社会或大学去寻觅人才,在他们入职之前我们就把他们作为我们人才的一个pool进行培养,这些人将成为博大正方的后备人才库。第二,我们跟大学有非常好的关系。不少大学大四的学生来我们公司实习,这也形成了我们外围储备团队的一个重要资源。此外我们也从一些培训机构吸收人才。虽然现在培训机构的口碑不是很好,但通过深度的挖掘,甚至通过一些定制化要求的培训,还是能够培养出一些人才的。所以说博大的人才储备除了公司在职的员工之外,还有一个庞大的外围后备团队,这对我们的招人有一个很大的帮助,我们已经有了人才的储备,就不会盲目地去招人。

其次是用人,用人就是如何使用好人才。我们根据他们的capability、技能和性格来安排他们的工作,并在他们的工作过程中对他们进行内训、外训,如拓展训练和技能的培训等。用人和育人是一定要结合起来考虑的。我们不能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最后就是留人了,就是要留住人才。每个人都有自己发展的想法和轨迹,因此,员工一入职我就会对他们做性格测试,人力资源部会和他交流他的想法和目标,帮他制定3到5年的职业发展的规划。这样有助于员工留在公司,因为我们为他们描绘了一个很好的蓝图,并提供了一定的发展空间,他们愿意在这里工作和企业一起成长。

记者:请您谈一谈我国软件人才的储备是否是足够的?我国教育体系培养的软件人才是否适合软件外包市场的对人才要求?

张虹:人才我将其分为两个方面来看,既人和才。我国的人是够充裕的,但才是不够的。之所以会有这个gap出现是和现在的教育和培训体系有关系的。企业对员工的要求不仅仅只是skill方面的问题,还有很多是技能以外的,如性格方面,责任感、使命感、价值观等方面,这些方面学校下的功夫太少,培养出来的学生在这些方面也就有些不足。我自己的用人的原则是心术两个角度考虑。心就是一个人的性格,就是从EQ角度来考虑,术就是指技术。这两者之间一定要有一个balance(平衡)。学校这个balance做的不是很好,我们国家的学历教育只关注于技术的培训,而很少对学生的性格方面进行培养。而社会培训机构主要是从赚钱的角度来培养人才,所以人才培养的难题现在也没有得到解决。所以我们很愿意和一些培训机构合作,通过毕业后的非学历教育即职业教育来弥补这个缺陷。在这方面德国做得比较好,我们也借鉴他们的一些经验。

记者:博大正方是专业的软件外包服务提供商,其发包商的地理分布情况是怎样的?公司外包业务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张虹: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社会和行业上是有一个误区的。外包的市场是全球化的,中国也是在这个全球化市场之内的。相对欧美和对日本的外包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市场是整体的,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很多跨国公司在国内都设有机构。

在市场选择上,我们的定位是做我们优势的地方。一个就是通信行业,如华为、Motorola、Nokia、Philip、移动、联通等都是我们的客户,我们会围绕着这个行业来提供开发和维护等服务。另一个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开发,我们的开发流程和团队非常好。我们会围绕这两个优势开展我们的业务,至于我们的客户是来源于美国还是日本,我们并不刻意的约定。现在我们的客户主要有三类:国内公司、multinational和海外。第一是国内客户,如华为、移动等;第二类是multinational(跨国公司)在国内的机构,如Motorola、飞利浦;第三类是海外市场,我把日本和欧美市场都归为海外市场。因为他们只是在文化方面、语言方面的不同,在技能和行业知识上没有什么本质不同。

记者:我国软件外包现在欧美市场的比重较小,我国的软件企业进入欧美市场有什么难题?

张虹:我国软件企业做欧美市场都有两个难题:一个是熟悉欧美市场的BD(业务拓展)人才非常缺乏,另一个就是语言文化差异。不过这两个方面都是属于Interface(接口)的层面,我们公司真正的内功还是我们的开发流程、我们的skill和capability。关于这两个interface的方面,我们采取与海外公司的合作去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记者:您如何看待现在中国软件外包的发展对我国的贡献?

张虹:我一直认为,软件外包一定要做,尤其在现阶段,其社会价值远大于经济价值。现阶段我国软件行业的自主创新的能力是差的,如果让我国的软件人才都去做产品和解决方案,很难做出什么成绩。现阶段,我国要做的就是人才和知识的积累,就是通过软件外包让我国软件人才有一份工作,在工作中积累知识和经验,实现整个人才库和知识库的积累,为我国的软件行业的发展练好内功。

记者:软件外包是一个非常具有前景的行业,但我国的软件外包相对还比较落后,总是从事一些比较低端的软件外包,请您谈谈您中国软件外包发展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张虹:我的观点可能会让你觉得有些意外。我觉得我国软件外包发展的现状是社会发展的水平决定的,我国现在软件外包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服务体系的问题。现在我国软件外包的服务体系不完善,主要是服务意识的不够和服务流程不完善,其根本原因就是我国服务行业还不够发达,服务行业所占的比重也比较小,整个经济还在发展之中。

对我们从事软件外包的企业而言,在整个服务体系中,各种服务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每种服务都有其存在的价值,我们只要利用自身的优势,努力发展我们的业务,就能实现人才和知识的积累,就能为我们国家和整个社会做出一定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