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外包的价值在于颠覆性创新

——专访信必优首席执行官徐嘉

记者:信必优是软件外包的先行者,业务范围遍布全球,近年来加大了对中国市场的开拓力度,首先请徐总介绍一下信必优的经营发展情况。

徐嘉:信必优集团总部位于美国硅谷,信必优是全球领先的软件产品研发、解决方案和外包服务提供商。公司成立于1994 年,在全球有15个研发交付中心,在美国、欧洲、亚洲等地为全球化公司、跨国公司、海外企业提供外包项目技术解决方案及工程技术服务。2013年业务增长36%,目前公司拥有2000余名员工,预计2014年收入将突破1亿美元。

信必优的总部在美国,利用这个有利的优势,我们主要客户资源来自美国,像IBM、微软、苹果等美国跨国公司。做为美国公司的软件外包提供商应具备两个条件:一、直接从美国终端发包商那里取得外包合同,而不是从美国公司得到二手、三手转外包的合同;二、不是与美国驻华企业在国内签订合同、用人民币付款。在硅谷长大的信必优就具备以上的条件。

信必优为什么能够做真正的美国软件外包业务?这里不能不回溯一下信必优的历史。1987年,信必优的创始人在位于台湾的IBM内部实验室从事软件外包工作,主要接美国、欧洲的单子。1994年,创始人离开IBM,在美国创建了信必优公司,从事软件外包业务。现在,信必优公司的销售队伍在美国,软件设计中心则转移到了中国。因为中国政府力促企业发展欧美软件外包业务,同时,中国软件人才丰富、人力成本相对低廉、产业环境宽松,加上信必优公司的创始人都是华人,与中国语言相通、文化相似,因此,中国成了信必优在美国之外的第二个重要基地。而销售人员多是美国本地人,在与美国人的沟通上,不存在语言、文化的障碍。由此可见,在做美国软件外包上,信必优占据人文、地利的优势。

记者:2013年11月5日,在美国旧金山和圣何塞,信必优与福瑞博德同时宣布两家公司正式合并,请您介绍一下这次合并的有关背景情况,合并以后公司将在哪些方面得到加强?在您看来公司之间的合并面临的主要风险是什么?目前两个公司合并以后融合情况如何?

徐嘉:并购是企业做大做强的重要途径,实际上,信必优已不是第一次进行并购运作了。早在2009年,信必优集团就和移动及嵌入式软件开发商Flander、Ardites公司合并建立了新的信必优公司,致力于满足全球领先企业对融合的技术解决方案、丰富多样的用户体验、高质量的策略和设计以及经济高效的产品开发外包等方面的需要。

作为全球软件产品研发领域的领先企业,信必优与福瑞博德的合并进一步拓宽了我们的专业领域,并增加了新的服务内容,强化了服务能力。合并后的公司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软件产品开发公司之一。如今信必优的研发解决方案和服务能力扩展延伸到正经历巨大变化的重要行业和领域,如金融服务业、媒体、旅游以及电子商务等。

福瑞博德与信必优的合并夯实了信必优软件产品开发服务外包的全球领先地位。合并后的公司拥有全方位的服务能力,为客户提供完整的研发即服务(RDaaS)、行业解决方案和全套的IT外包服务来驱动、加速和优化其业务。信必优会深度参与客户的战略规划,设计和产品化,采用敏捷软件开发等业界领先的方法来进行应用开发和维护,交付高品质的产品,和客户一起建立联合研发中心、管理运营中心和客户体验中心来保障其业务的高效稳定运行。

福瑞博德创建于1999年,是全球领先的IT咨询、解决方案和外包服务提供商。福瑞博德提供的解决方案加速器帮助客户利用其IT投资的全部潜力。福瑞博德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在丹佛、纽约、伦敦、斯德哥尔摩、香港、吉隆坡、深圳、广州、北京、以及无锡等设有分支机构。信必优合并福瑞博德,主要看中了它具有以下两个突出的特点:

第一、福瑞博德是一家具有完整解决方案能力的外包服务公司:包括前端的咨询、管理、设计、开发、测试、实施以及到后期的维护。第二,福瑞博德对行业有着非常强烈的关注。在过去发展的几年里,福瑞博德在为金融界,包括像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等在内的企业提供服务所带来的产值占公司全部产值的75%以上。

信必优和福瑞博德的合并促使我们的客户全面掌握并利用市场变化和革新,成为市场的领导者。合并以后,我们的管理团队整合得很好,信必优专注技术,福瑞博德专注行业,这是一种是双赢的局面。当然,对合并来讲,企业文化的磨合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很多并购失败的例子问题也是出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解决合并后的问题,我们将两家公司的优势相结合,进行整合升级,通过有效的措施进行了解决。

信必优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始终秉承研发即服务(RDaaS)的理念而一路领先,通过技术创新而不断成长。然而,移动、社交、软件即服务(SaaS)、数据分析以及智能产品和服务等技术领域的不断变化也增加了软件的复杂性。这对整合后的信必优-福瑞博德提出了新的挑战和目标。

记者:我们注意到信必优和福瑞博德都通过了多项业界领先的质量与安全认证,如CMMI-Dev Level 5、CMMI-SVC Level 3、ISO 27001、ISO9001等,我想这也是贵公司在业务方面能够有持续增长得到众多客户认可的原因,请您具体谈谈贵公司在加强质量与安全管理方面的有关工作。

徐嘉:质量是企业的生命。信必优具有非常严格的流程管理制度和对质量的严格把控。福瑞博德也是一样,2005年,福瑞博德在中国率先拿到了CMMI五级认证,并且在之后的几年里,连续多次通过该项认证升级版本的要求。通过这样的认证和在这个过程中的流程实施,使公司在整体质量的把控上具有了非常强的延续性及成熟性。

另外,质量控制必须站在用户的角度。信必优和福瑞博德在对整个客户交付项目管理的过程中,非常注重对知识的沉淀以及对客户反馈意见的收集。例如,通过这些年的不断积累和学习,特别是福瑞博德一直以来对于金融领域的关注,使得公司在很多方面都能给客户增加更多的附加价值,对于一些问题能够发现并及时的和客户沟通,提出我们的建议。同时,我们也会把平时工作积累下来的好的经验和客户去分享。长此以往,这就成为一个良性循环,成为客户愿意与我们长久合作的一个基础。

值得指出的是,当前对于各种质量认证,不但要注重其形式,更要注重其内容。实际上,现在很多软件企业甚至外包市场已不太强调单纯的各种各样的认证,客户要的是快速响应,而那些传统的认证并不能够体现这个“快”的要求,当然对ISO这些基本的认证还是要做的。

记者:这一两年中国软件外包企业整体日子都不太好过,尤其是日元贬值带给对日外包企业的冲击很大,大家都在谈转型,对此请您谈谈您的一些看法?

徐嘉:传统的外包概念,主要是帮客户降低成本,如果仅仅如此,那外包的价值其实不大,生存空间也会受到压制。我们现在提出新的外包概念,本质上是要提高客户的创新能力,而不只是为他们降低成本那么简单。比如说,金融行业当前出现了很多创新型业务,如微信支付等,需要新的软件平台和服务与之配合,外包企业这时要做他们的研发伙伴,而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IT服务。信必优总部为什么要搬到硅谷,因为这儿具有浓厚的创新氛围,外包企业要做更多颠覆性的创新,这实质上是一种转型。

我认为,转型需要技术研发实力做后盾。技术是一把利剑,它可能会带来一次产业颠覆,但更重要的是它会推动创新之路,开拓新的领域;技术创新促使我们与客户一起创造新的软件产品,用创新型业务助推客户成功。

所以,外包企业的转型迫在眉睫。中国的外包企业不能再拼成本,现时外包成本都在涨,单纯拼成本你拼不过那些新兴国家。当然,中国市场很大,而且大部分会做产品的人都在中国,欧美客户的单子还会放在中国,因为中国的人力成本比他们还是要低,而且中国人才技能都很好,在网络化的趋势下,欧美今后一段时间仍对中国外包具有依赖性,这也从另一方面提醒中国外包企业,在对日外包紧缩的情况下,必须加快向欧美转移的步伐。总之,单纯做BPO、ITO的话,前景会越来越难以预料,因为很多新兴国家在做,他们的成本更低,中国外包必须向高端转型,走创新之路

我对中国外包企业的建议是,适时加快开拓欧美市场,从目前大环境来看,开拓欧美市场是有机会的,希望大家在欧美市场取得新成绩。

记者:目前,智慧城市在国内很热,包括智慧旅游、智慧交通、智慧医疗等众多领域都充满了商机,您如何看待智慧城市带给外包企业的机会,贵公司在这方面有什么业务规划?

徐嘉:目前,我们80%的市场在欧美,只有20%在中国,但中国市场成长很快,过去几年我们中国市场只占1-2%,现在提升了10倍。中国信息化水平在逐年提升,信息化建设如火如荼,智慧城市、物联网、云计算等使得智能设施的需求越来越大。当前,我们在中国市场主要发力的是金融和医疗领域,其次是网络领域,阿里、百度、小米都是我们的客户,其他还有平板、家居、汽车等智能领域。

总之,中国本地的市场对我们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今天,中国已经超越美国和印度,成为全球研发投入最高的国家,中国正在发展成为世界的创新中心,因为这里拥有大量的创新性的人力资源。信必优在北京设有亚洲总部,致力于为中国客户提供高附加值和经济高效的产品开发外包服务。

实际上,信必优十分看好中国市场,因为新一届中国政府提出了“中国梦”,对创新的追求将演绎更多的“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