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优弱互补 合作共赢

——记中国—印度软件产业合作高峰会

2月27日 “中国—印度软件产业合作高峰会”在北京上举行,在会上北京市发改委主任丁向阳宣读了国家发改委、信息产业部和商务部关于在北京建设“国家软件出口基地”并予以授牌的决定。

在世界软件市场整体发展较为平淡的环境下,我国软件产业仍呈现出快速增长的态势。近几年中国软件产业每年的增长率都超过30%,2004年我国软件产业达到2200亿元,出口总额达到28亿美元。

“中国软件行业的优势是印度软件行业的弱势,而印度软件行业的优势则是中国的弱势。所以,中国和印度的互补合作远远高于他们的竞争。”在首届“中国-印度软件产业合作高峰会”,来自IT咨询公司高德纳、塔塔、印度著名软件行业机构NASSCOM和ESC,以及包括TCS、Infosys、Satyam和Wipro四大巨头在内的印度软件企业及中方政府有关部门、软件企业和行业机构的高层人士约350人济济一堂,就“当前中印软件产业是竞争还是合作”、如何促进中印软件产业进行全面交流和探讨。此次中印企业家零距离接触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印度和中国应该合作共赢,共谋发展。有关人士称,此次在京召开的中印软件产业合作高峰会不仅为中印软件产业的合作创造一个良好的开端,而且正式拉开政府主动引“狼”共舞的序幕。

——中印软件业优势互补

虽然从长远来说,印度的软件业势必会与中国企业在全球形成竞争之势,但是就目前而言,中国与印度软件合作比竞争更为重要。

国家发改委高技术产业司副司长许勤在发言中指出,目前,中国的软件外包市场主要集中于亚洲,而印度的软件外包市场主要集中在欧美,两国在外包领域有很大的互补性,印度企业要实现更有效的进入东亚市场,加强和中国的合作,中国的资源和市场应该是不可或缺的。

中国企业要进入美国和欧洲市场,印度企业有很好的经验可以借鉴。两国产业界在软件技术、用户经验、文化、企业管理、质量控制和人力资源等诸多方面,会有许多的相互需求,这为双方企业间的合作奠定了基础。他表示相信中印两国在软件产业方面的合作是互补的合作,更是双赢的合作。高德纳公司副总裁SUJAYCHOHAN则表示:“中国的优势往往是印度的弱点,而中国的弱势往往是印度的优势。”SUJAYCHOHAN认为,中国的优势是规模非常大,基建非常强,成本比较低,而且对Linux技术也非常的强,另外跨国公司在中国目前的运作也成为中国发展外包行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势。因此,他认为双方加强合作可以帮助印度和印度公司进入中国的庞大市场,还可以帮助印度公司进入日本和韩国的市场,印度公司可以了解中国对于日本和韩国市场的支持,可以分享中国对日本和韩国市场的了解。此外,在中国也可以在合作中了解到印度流程方面的知识和流程控制的优势,获得印度销售的专业人才,从而帮助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和欧洲市场。此外,他认为,中国和印度两国软件产业应该在离岸外包业务,和制定IT服务标准上加强合作。

北京市发改委副主任张工则指出,随着全球软件与外包服务市场的迅速扩大,以及两国软件企业国际化需求的增强,中印两国企业一定会相互进入对方的市场,彼此之间肯定会存在竞争,但是,逃避竞争是不现实的,夸大对抗也不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他认为,在中印软件企业之间,合作比竞争更重要。

——中印软件企业存在五大差距

尽管我国软件产业这几年来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与美国、印度、爱尔兰等软件发达的国家相比,我国软件产业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在昨天的会议上,国家发改委高技术产业司副司长许勤指出,我国软件企业存在五大差距:首先是产业规模小,大型骨干软件企业和软件拳头产业不足,国际竞争能力不强;其次是创新能力弱,资源共享程度低,人才不足,结构不合理;第三,软件产业附加值较低,产业化能力不强;第四,软件出口能力弱,国际市场开拓能力不够;第五,软件开发的标准化和工程化程度低。

印度INFOSYS中国区CEOJamesLin则认为,中国软件企业现在缺的是制度化,他认为制度化是企业实现快速增长的关键,在这一点上中国应该向印度企业学习。

用友软件董事长王文京表示,北京具备了成为世界软件产业中心的综合环境,这种环境并不是所有的城市、地区都可以拥有的。从产业角度来看,应该把北京定位为硅谷+加罗尔更为正确。 

此外,王文京对中印在IT上一硬一软的提法提出异议,他说,通常人们讲到中国的时候就讲到“中国制造”,讲到印度的时候就讲到“服务”,而具体到IT领域,则一般讲到中国的硬件,印度的软件,他认为,这种提法对中国服务业发展和印度制造业发展将会带来不利影响,而且也对中国的软件业、印度的硬件业带来不利的影响。其实两个国家在硬件业、软件业、服务业都在快速地发展。王文京希望,人们不希望这样的概念来困扰和影响中国软件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