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预约“共享护士” “假患者”可下单

部分“共享护士”平台填写虚假个人信息和处方、药品资料可进行预约;国家卫健委表示将进行规范

某“共享护士”平台要求预约时提供就医证明,但记者提供虚假资料也能通过审核。 手机截图

身体不适的时候,足不出户只需通过APP下单预约,护士即可到家进行打针、输液等医护服务……最近一段时间,“共享护士”越来越受关注,但在这一新的便捷服务背后,护士和患者双方权益能否得到有效保障,一旦发生意外情况又该如何划分责任,成为关注焦点。

近日,记者体验发现,在一些“共享护士”平台,填写虚假个人信息和处方、药品资料也可预约护士,存在安全漏洞和隐患。就此国家卫健委表示,将结合各地探索开展“共享护士”的做法经验,引导其规范发展。

虚假信息填订单 通过平台审核

近日,记者下载了一个市面上使用率较高的APP,通过手机短信验证码便可完成账号注册。而在个人资料界面,即使不提供头像、真实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也不影响注册。

在该平台上,护士上门输液服务价格是每次169元,打针为每次139元,此外还提供导尿、留置胃管、静脉采血、普通换药以及部分医疗器械出售服务。

记者随机选择了输液服务准备下单,根据提示,除需填写家庭地址、患者姓名、身份证号、病况描写等内容外,还要上传处方和药品照片,才可进行预约。不过记者体验发现,在患者信息一栏,只需要填写一个正常的身份信息即可,记者随机填写了一个非本人的身份证号码,也通过了审核。至于处方和药品照片,也只是上传了网络图片,并且处方一页字迹非常模糊。

上传过照片以后,再缴纳过相关费用便可开始预约,十几分钟后,平台提示记者的订单已通过评估审核,并很快被一名护士接单,此时点击该护士的个人信息,可以查看到对方的相关资质。

该平台一名客服人员告诉记者,在该平台注册的医护人员,最少需要三年以上工作经验,并在注册时提供相关资质证明才可完成注册。当护士进行上门服务时,平台还会为患者提供一份“意外保险”,如果在上门服务过程中,发生意外,则需要到专业机构进行检测,具体判断意外原因,随后进行处理。

而关于记者质疑用户在平台上下单时,如填写虚假信息是否会对护士产生潜在危险时,对方表示“我们平台会对用户的信息进行核实,通过核实以后才会让护士进行抢单。”

国家卫健委:总结经验规范引导

“将结合各地探索开展‘共享护士’的做法经验,引导其规范发展。”针对“共享护士”国家卫健委6月20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部分有条件的省市探索开展“共享护士”上门服务,解决了老年人和行动不便患者就医难的问题,给老百姓带来了便利,同时也为护理服务进入家庭进行了探索。

国家卫健委介绍,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剧,为进一步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健康需求,在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持续深化医改的大局中,2017年,确定了北京市、天津市、广东省作为护士区域化注册试点地区,积极开展护士区域化注册试点工作,进一步促进优质护理资源下沉,加强基层护理服务能力建设,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的健康需求。

国家卫健委表示,下一步,将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推进分级诊疗和持续深化医改工作,逐步修订完善护士执业管理相关政策。同时,进一步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结合各地探索开展“共享护士”的做法经验,引导规范发展。

■ 讲述

“共享护士”:患者情况不适合上门服务可拒绝

2017年年底,从事护士工作已经有13年的李芳(化名)决定从当时供职的医院离开,成为一名全职的“共享护士”。

“有时候家里有事想请假,但如果科室比较忙的话,很可能请不下来。”在李芳看来,医院里的工作虽然更稳定也更有保障一些,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不够灵活,而在平台上接单,时间更自由。

目前,李芳每天少的时候有三四单,多的时候五六单。“单纯看收入的话,平台上比在医院挣钱多一些,但是每天要往外面跑,有时候一个单子,地铁加公交得两个小时才能赶到患者家里。”

李芳表示,用户在平台选择下单的时候,需要上传处方照片和药物照片,随后平台会对用户上传的照片进行第一步的评估,而护士在接单以后,还需要亲自和患者沟通,如果发现患者的情况不适合上门服务,也可以选择拒绝。到患者家里后,也要看患者本身是否配合工作。

“我会提前把潜在的问题考虑到,比如病人的处方是一定会看的,如果有头孢之类的高危药,也会看患者是否近期做过皮试,如果我感觉不太放心,一般会和患者沟通,拒绝服务,毕竟医疗这东西,不管在医院还是在平台,都是安全第一。”李芳说。

至于有患者担心平台下单,护士的资质是否有保障,李芳介绍,护士在平台抢单以后,用户是可以在平台上查看到护士资质的,此外,护士上门服务时也会携带相关证件。“我们在平台上注册以后,会进行培训,要通过考核才可以接单。平时也会去总部参加一些专业培训,比如肿瘤患者的家庭护理之类的。”

在平台工作大半年的李芳,接触到了很多的患者家庭,在她看来,大部分家庭,对护士的上门服务还是持支持态度的,“比如家里有长期卧床的老人,需要插尿管或者胃管的,家属带着去医院,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尤其家里没有电梯的,上下楼很累,还有时间成本,所以我们上门服务还是比较省心的。”

■ 追访

北京放开护士多点执业 平台需有医疗机构“背书”

就护士上门提供医疗服务,新京报记者联系了北京市卫计委医政处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在放开医生多点执业的同时,对护士执业地点的限制也趋于放开,目前北京实行的是备案制,护士如要进行多点执业,提前在网上进行备案就行,手续简单,无需相关部门审批,因此从法律上来说,护士的多点执业在北京是合法的。

不过,放开多点执业并不意味着市场上“共享护士”的商业行为可以有恃无恐。“护士多点执业的前提是身后要有医疗机构作为支撑。”该负责人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速,上门医疗服务的需求增大,市场上出现医护到家这类的APP在情理之中,但是这些APP的背后如果没有护理院、医院等提供支撑与保障,而仅仅只有一家商业公司,那么出现纷争后,倾向于判断其违反法律。

“最大的问题不是护士多点执业的行为,而是事后监管和纠纷处理。”北京市卫计委医政处相关负责人坦言,上门医疗服务伴随一定风险,不是所有的医疗操作都适合在家中进行,要兼顾便利性与安全性,因此专业医疗机构的管理不可或缺。而一旦出现了医疗事故与纠纷,这些专业医疗机构也要站出来承担责任,这些都是普通公司无法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