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5G商用进入全面冲刺阶段

6月中旬,3GPP(第三代合作伙伴项目)举行全体会议,正式批准冻结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5G NR)独立组网功能。鉴于5G非独立组网标准已于去年12月冻结,至此,第一阶段全功能完整版5G标准正式出台,5G商用进入全面冲刺阶段。

据预测,到2030年5G有望带动我国直接经济产出6.3万亿元、经济增加值2.9万亿元

一架搭载世界领先5G通信技术模组的无人机在黄浦江上空盘旋,岸边的人们不仅可以在屏幕上实时观看无人机传回的360度全景4K高清视频,还可以在VR(虚拟现实)终端上沉浸式欣赏江滨美景……前不久在上海外滩出现的这一幕,标志着上海市首次开展的5G外场综合测试取得成功。按照规划,到2020年上海将率先完成以5G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总体架构建设。

2018年3月,杭州建成了首个基于3GPP标准的5G试验站点,到今年年底将建成300个5G试验站点,5G试验区将涵盖浙江大学、西湖景区、钱江新城、物联网小镇等10类网络场景,建设总覆盖面积超过100平方公里。

据介绍,今年年底以前,以5G网络站址布局为重点,广东省也将制定各市移动通信铁塔站址建设规划,争取三年内全面启动珠三角城市5G网络规模化部署,全省5G基站将达到7300座。此外,重庆、天津等城市也纷纷争赶5G商用“头班车”,或开通5G试验网,或成立5G网络开放实验室。

国内三大运营商更是铆足了劲,在5G研发、测试、产业链和应用上全面布局。中国移动宣布成立国内首个具备基于5G最新标准端到端能力的开放实验室——5G联创中央(北京)实验室,围绕智慧交通、视频娱乐、工业能源、智慧城市、教育、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医疗等各类创新应用,提供定制化的5G端到端技术服务。据中国移动相关负责人介绍,2016年,中国移动发起成立5G联合创新中心以来,目前已拥有119个产业合作伙伴,在全球共建成12个开放实验室,建立了5G多媒体创新联盟,并宣布在国内17个城市开展5G规模试点。

中国联通宣布将在北京、福州、成都等16座城市开展5G规模试点。据悉,联通在国内布局的5G运营内容涵盖智慧奥运、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港口、智慧教育、智慧物流等。中国电信在前期公布的6个5G试点城市的基础上,又增加了6个试点城市,还推出了与合作伙伴联合开发的应用于高速环境下的高铁5G场景解决方案。

据权威行业组织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预计,到2025年,全球将有11亿个5G连接,很大部分将来自亚太地区。其中,中国5G用户数量将达到亿级。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预测,到2030年5G有望带动我国直接经济产出6.3万亿元、经济增加值2.9万亿元。业内专家表示,如此巨大的市场将带来庞大的商业机会和各类新应用,“5G蛋糕”自然会成为市场热点。

5G开启万物互联时代,支持更高的传输效率和更大的网络容量

自动驾驶、无线充电、一键呼叫、全自动泊车,在错综复杂的城市路网上,汽车如深海中的鱼群般快速游动却不会相撞,汽车变成移动办公室、休息室甚至高清影院……8年前,在上海世博会上汽—通用汽车馆里观看过《2030,行》的人们,一定不会忘记影片中对2030年自动驾驶汽车的畅想。

要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离不开5G网络的支撑。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说,自动驾驶汽车除了有多种传感器接收各方面的信息外,还要建立车和车之间、车和路之间的信息联系,这将对数据传输的高可靠、低时延、宽带宽、广覆盖提出极高的要求。而时延低于1毫秒、传输速率十倍于4G网络的5G,是自动驾驶必不可少的网络基础设施。

依托超高可靠、低时延通信的自动驾驶汽车,只是5G众多应用场景中的一个。中国移动研究院刘光毅研究员指出,理解5G丰富的应用,首先要了解5G的技术特性。与4G相比,5G可以支持更多的天线(最多可达192个),有更大的频率带宽,以及从400MHz到40GHz更广的频率范围,从而可以支持更高的空口(移动终端和基站之间的空中接口)传输效率、更高的用户数据传输速率和更大的网络容量,满足增强现实、虚拟现实、裸眼3D视频等超高速率业务。

此外,5G可以通过网络的虚拟化和软件定义,将移动网络接入数量提高近百倍,从而通过一张网络来满足未来企业级应用和垂直行业应用的差异化业务需求。海量的通信连接,将实现从消费到生产的全环节、从人到物的全场景覆盖,也就是“万物互联”。

“万物互联,是5G与4G最大的不同。”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说,5G将把人类信息交互的速率再次提升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信息化程度的飞跃将大大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生产和生活方式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我国正快速稳步推动5G商用进程,2019年下半年将初步具备商用条件

3G跟跑、4G并跑的中国,为了迎接5G时代,早在2013年初就成立了产学研用的5G推进组,2016年年初开始启动了技术研发试验。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介绍说,2016年9月第一阶段技术试验完成,验证了5G单点关键技术的可行性;2017年9月,第二阶段无线部分测试结果完成,各厂商的5G技术集成方案可以满足关键指标;2017年12月,我国又启动了重点面向商用的5G第三阶段试验。

按照工信部的规划,我国将在2019年上半年开展5G商用基站建设,下半年生产出第一批5G手机。目前,我国正快速稳步推动5G商用进程,2019年下半年将初步具备商用条件。

5G标准冻结后,产业界面临哪些挑战?刘光毅认为主要有四方面:一是相比4G产业化,留给5G的产业化时间更短,距离2020年商用仅剩两年时间;二是5G对基站的要求更高,更多天线、更大带宽、更高功率,给核心元器件和整机的性能优化和完善带来了新的挑战;三是新核心网将采用基于通用处理器的虚拟化和软件化的平台来实现,需要迭代和逐步完善;四是5G需要拓展企业级应用和垂直行业的新市场,如何突破垂直行业的壁垒,并构建起多方共赢的新业务和新商业模式,对运营商来说并不容易。

为此,刘光毅建议,我国产业界需要做好下一步工作:尽快明确各运营商的5G初期部署频段和带宽,使得产业化工作聚焦5G初期部署的需求;面向5G的产业化推进,聚焦运营商网络部署需求,围绕实验室测试和外场规模试验,尽早开始多厂商的互联互通测试,加速基站、终端、芯片、核心网、传输等产品的成熟研发;面向5G新业务、新应用和新商业模式的培育和孵化,广泛开展传统通信行业和垂直行业间的跨行业协同创新,面向未来应用场景,加速新应用的成熟。此外,还要推动传统通信行业与垂直行业的融合,鼓励运营商积极探索新业务、新应用和新商业模式。

工信部副部长罗文表示,对拥有巨大应用场景和市场的我国来说,未来5G将加速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移动数据流量在未来数年内将呈井喷式增长,有力支撑数字经济蓬勃发展。

来源: 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