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工业互联网:“落地”还需“接地气”

随着互联网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工业互联网创新步伐不断加快,对全球产业变革和国际分工格局带来深刻影响。与此同时,对于工业互联网如何落地,企业怎样“上云”?已经成为业内人士十分关注的问题,经济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日前,工业和信息化部公示2018年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项目名单,72个项目被遴选为试点,工业互联网被寄予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新引擎的厚望。

但在另外一方面,富士康旗下的工业互联网服务公司“工业富联”却遭到资本市场冷遇,在其董事长陈永正宣布辞职后,工业富联股价接连下挫,截至12月11日收盘价12元,和高点的26.36元已相去甚远。

工业互联网的未来“看起来很美”。正如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高翔所说:“随着互联网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工业互联网创新步伐不断加快,对全球产业变革和国际分工格局带来深刻影响。”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工业互联网直接产业规模约为903亿美元。有研究机构预测,在2017年到2019年期间,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将以18%的年均增速快速增长。那么,工业互联网究竟该如何突破,其“落地”又要解决哪些难题?

数字化“量力而行”

“上世纪90年代,欧美汽车工业从订单到交货的时间是20天,但去年这个时间重新回升到40天。这是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个性化需求产生,满足这些需求就不得不延迟交货。”思爱普(SAP)公司总经理李强说。在他看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提升制造业的效率,工业互联网就不可或缺。“但目前我们仍处于工业互联网的初级阶段,即先通过物联网,将生产数据上载上来进行分析和决策。”

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被认为是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三部曲”,数字化是第一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刘多坦言:“只有对工业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才能产生数据并且实现数据的聚集。”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同样认为,当前发展工业互联网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加快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引导支持工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部署新型网络技术,进行设备、生产线、车间等自动化数字化改造,进一步提升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和数字化生产设备联网率。”

数字化如何实现?“上云”是数字化的基础。浙江省省长袁家军介绍说,发展工业互联网,浙江正在大力将企业业务系统向云端迁移,以加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目前全省累计企业上云数已经达到了26.8万家,我们预计到2022年要实现50万家企业上云。”

对于互联网巨头们来说,云计算同样被视为他们开拓产业互联网市场的“入口”。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就表示:“产业互联网业务最初的营收机会还是来自云业务。”根据最新一季财报,腾讯云今年前三季度营收超过60亿元,第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长超过100%。而其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是阿里云,第三季度营收高达56.67亿元,增速同样高达90.5%。这也正是工业互联网快速成长的写照之一。

不过,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又不仅仅是云计算。对于大企业来说,无灯工厂已并不鲜见,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就表示,整个富士康现在在部分工厂可以完全实现熄灯生产。“甚至可以在组装过程中无人化,在一个有108台自动化设备的无人组装工厂试点中,人力节省了88%,效益一年提升了2.5倍。”

但对于广大中小企业来说,数字化却需要量力而行的另辟蹊径。杭州点石服饰的数字化居然是通过在2000平方米的厂房里布置的20多个摄像头来实现,改造成本只花了5万元,但排产却提升了6%,服装交付周期缩短了10%。“这是阿里巴巴淘工厂改造的第一家数字化工厂。”阿里巴巴淘工厂总经理袁炜表示,“我们想为中小企业的数字化,探索一条低实施成本、低侵入式的改造之路。”

尽管看起来只用了摄像头,但点石服饰数字化背后的含金量却不低。这些摄像头每天进行超过1亿次扫描,通过机器视觉来识别生产过程,并将其数字化。“比如裁床上就有两个摄像头,时刻在捕捉师傅到底在裁剪哪个订单,裁了多少件。”袁炜表示。“过去这件事需要专人来干,行业内叫跟单员,但如果你订单量很小,一直有个人盯在工厂就很不划算,现在我就可以明确每一天的货期,什么时候面料到了,什么时候上了裁床和车位,对于我们这些依靠爆款快速翻单的网红店铺来说,确定性最为重要。”服装网店“13C”的店主范峻杰这样告诉记者。

平台建设“势在必行”

“绍兴的新昌是有名的轴承之乡,这里一家叫陀曼智造的企业,在轴承行业推广平台化服务,目前已经服务了100多家轴承企业。这些企业在工业互联网的帮助下,平均设备利用率提高了20%,综合成本降低了12%,劳动用工成本下降了50%。”袁家军报出一串数字,“这说明在工业互联网建设中,也要不断完善服务支撑体系,培育一批工业信息工程服务商。”

工业互联网平台正在成为制造业企业“触网”另一个重要的入口。陈肇雄介绍说,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正在快速增长。“目前,有一定行业区域影响力的区域平台超过50家,工业设备连接数量超过10万台套,工业大数据、工业APP开发、边缘采集、智能网关等平台关键软硬件产业成为发展热点。”

发展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为何势在必行?高翔表示,工业互联网是一个复杂系统,向下整合各类工业资源,向上培育和整合各类工业应用,集成互联网领域与制造业的各种要素。“因此要打通创新链、产品链、价值链,强化产业链上下游衔接互动。可以预见,未来工业互联网发展过程中也会像消费互联网领域一样出现大型平台生态型企业。”

工业互联网服务商东土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平则说得更为具体,他表示,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能够统一工业通信的标准,使工业中各行各业的控制平台、硬件平台标准化,同时也让软件应用的平台标准化,“简单来说,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能够解决目前制造业不同行业在智能制造上软硬件难以互联互通互换的问题,从而极大地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不过,互联网巨头和制造业巨头都在进入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根据自己的优势,他们的想法却有所不同。

互联网厂商们看重的是“开放”。企业微信产品部行业总监王琼告诉记者,制造业切入产业互联网的进程和需求都不相同,“有些企业看重的是建立自己的移动互联网门户,不仅要面对员工,也要同时面对消费者;有些企业则看重的是通过平台来汇集内部数据,并分析使用。我们的平台建设,一方面是集成,企业微信开放众多接口帮助企业等进行定制创新,接入已开发好的自建应用;另一方面也提供丰富的第三方应用供选择”。

阿里云公司总裁胡晓明则表示,阿里云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依靠的是“1+N”模式,“一个基础性的平台,加上N个行业级和区域级平台。基础性平台提供通用的共性服务,比如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标准化服务。行业级平台提供细分行业的专业化服务,区域级平台围绕区域特色经济来提供集群式的服务。其实就是工业互联网的淘宝模式,把大家的能力、技术和利益共同结合起来。”

制造业厂商则更看重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中的“软硬结合”。美的刚刚发布了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平台M.IoT,美的集团首席信息官张小懿表示:“真正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制造业知识、软件与硬件缺一不可,而且三者需要协同,拿我们自己的平台来说,硬件方面有库卡机器人,软件方面已成立美云智数公司,这样才能基于工业机理、业务实践,形成研、产、销全价值链集成的解决方案。”

来源: 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