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详细内容

公司选址看重业务创新和市场拓展

------成都颠峰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玮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贵公司目前总部和各地分支机构分布和运营的有关情况。

张玮:颠峰软件集团(Sofmit)始创于2002年,总部设立在中国成都市,是一家从事软件及信息服务、业务流程外包的专业IT服务集团公司。公司以“做您最擅长的,其余的外包”为经营理念,不断拓展全球市场,用IT技术为客户创造价值。公司率先在业界以 OBC模式提出创新外包的理念并付诸实践,拥有大量欧美、日本及国内成熟客户和成功案例。颠峰软件目前是商务部软件及服务外包的重点企业,科技部欧美出口试点重点企业,中国软件外包/出口前10强企业,中国服务外包企业最佳实践前15强,同时也是西部规模最大的软件及服务外包公司。

“中国服务,全球交付”。颠峰软件在中国设立了以成都为中心的西部全球交付中心和以上海-花桥为中心的长三角全球交付中心。在海外,颠峰于2006年在美国纽约设立了Sofmit Corp.公司;2010年通过与日本纽康的资本整合在东京建立了成熟稳定的运营团队。与此同时,公司还成功拓展了欧洲、东南亚等地市场,业务遍布全球。

颠峰在传统IT外包服务基础上,主动为客户提供业务咨询、规划、流程再造等服务,并整合资本、人才、市场和政策资源,为全球客户提供离岸/在岸“一站式”整体外包解决方案。通过OBC创新外包模式,颠峰以“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创新整合方式,整合全球领先的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以及颠峰的行业经验与专业服务能力,利用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等技术手段,在智慧园区、医疗健康、智慧旅游、智能交通、银行金融、公共服务等行业的细分市场领域形成了一系列有核心交付能力或者知识产权的行业IT解决方案,号称颠峰创新服务“七种武器”。

另外,颠峰的服务也具有三大优势:一是能够提供咨询+实施服务。凭借专业的咨询规划能力、高效规范的项目实施能力、完善的服务保障能力在山东东营、浙江宁波等地已成功实施多个项目。

二是能从海外引进成熟技术。在保持离岸服务外包业务快速增长的同时,不断引进、吸收、和创新全球领先的技术开发模式和成熟经验,培养出大量具有海外留学和工作背景的专业研发团队,并采用资本手段整合有市场资源的当地公司,将海外合作伙伴的经验和我们的服务能力相结合,为客户提供有针对性的外包解决方案。

三是拥有本地化实施的能力。依托多年形成的软件开发、测试能力以及项目规范过程控制管理能力,积累了丰富的外包服务技术、管理经验和成功案例,拥有一批专为本地化客户服务的研发团队,并充分利用市场渠道、政府资源等本地化优势,帮助全球客户快速实现在中国的IT运营战略。

记者:您如何看待62号文件的出台?以前你们在选择一个地方设立分支机构主要考虑有哪些因素?

张玮:实际上,不光是从62号文的出台,一直以来从我们所在的行业,也就是软件服务外包产业来看,我们选择一个地区进行发展,两个方面非常重要,第一个方面是人才,第二个方面是政策。“人力资源丰富且具有成本优势”长期以来是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立足国际市场的主要优势,然而随着人力成本快速上升、商务成本上行,国内外包企业在价格上的优势正在不断丧失,再加上受人民币升值等汇率问题的影响,外包企业的盈利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一线城市的成本竞争优势开始削弱,梯度转移、全国布局成为服务外包企业的战略选择。一直以来,从2011年开始,我们暂缓了在一些地方设立分支机构的步调,但从2013年起,地方政府引导的产业转移行为时有发生,今后这一行为有望上升至国家层面的全面探索产业区域布局再优化,以及推动区域间的协调联动发展和特色差异化发展。我们选择一个地方设立分支机构时需要考虑的因素这时也会变成两个:一是看在区域拓展时业务方面有没有具体的创新,二是看区域拓展的过程中市场上有没有新的发展点。

记者:62号文件和25号文件下发后,您所在企业对项目投资地域选择的标准和要求有何新的变化?

张玮:实际上,我们在区域拓展方面大多是根据业务创新去拓展,按照业务线去拓展,关注的也是相关的区域和业务合不合适,同时也包括人才、市场和机会,而政策方面的因素,通常影响不大,所以也不是我们考虑的要点。

记者:62号文件出台后对贵公司有没有什么影响?您认为会对整个产业发展有什么影响?

张玮:我个人觉得,62号文件出台和25号文件下发,本身都是在促进政策调整,我们作为企业主要是看政府补贴、优惠,因为这些确实对公司的相关发展方面比较有利,而今后具体的政策会更加完善了,对于我们来说,更多的政策也会尽快落实了。

记者:最后请您对各地软件和服务外包产业园区的招商工作提一点自己的建议?

张玮:62号文件出台和25号文件下发后,地方政府的招商可能越来越难做了,因为原来是拿土地政策去吸引企业,现在可能就不好使了,所以针对这个情况,地方政府可以通过了解当地资源状况,鼓励更多的产业界,不管是农业、林业、工业、旅游、IT等这些企业,与本地的产业资源进行对接,促进产业的更新换代,正所谓“以内引外”,让本地资源成为产业发展和市场发展的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