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改进无止境 过级细思量

——专访北京斯福泰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裁解明明

记者:解总是北京市政府海外留学专家咨询团成员,也是中国外国专家局特聘专家,在协助政府全面扩展软件外包及出口业务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您认为,近年来我国软件外包和以前相比发生了哪些转变?

解明明:事实上,中国的软件外包几乎和印度同时起步,甚至比印度还要早。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清华大学就已经在为日本的富士通和美国的惠普做外包,做得还相当出色。可惜后来由于一些不稳定因素,中国软件外包一度停滞不前。再加上早期政府在软件外包问题上的重视不够以及左右摇摆,也使得中国的软件外包发展远远落后于印度。

90年代中后期,中国政府意识到这个问题,认识到我国的软件外包比印度落后很多,开始奋起直追,并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和鼓励措施。在此基础上,中国的软件外包开始了高速发展。

记者:您一方面在为政府提供咨询,一方面也在给我们的软件企业做指导,您怎么评价我国政府在推动我国软件企业发展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解明明:我认为中国政府在支持软件发展的力度上是很大的,作用也很明显。要是没有中国政府的支持,中国的软件产业这几年不可能这么迅猛的增长。

早期的时候,政府在软件园的建设以及一些硬件设施上做了大量投入,这些投入是十分必要的,这一点勿庸置疑。但在一些后期投入,比如人才培训、招商引资这些软的方面的投入还有待加强。不过很多地方的政府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现在大多数软件园已经从单纯的房地产公司转变为专门针对软件企业的服务型机构。政府在软的方面的投入也在逐年增长,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记者:Soft Tech公司曾获得2005中国CMM/CMMI10强咨询机构调查综合实力第一名。对于一个咨询机构来说,综合实力最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换句话说,Soft Tech公司相对于其他咨询机构的优势是什么。

解明明:判断一个咨询机构综合实力如何主要有三个指标:

第一个指标是人才的聚集情况。咨询公司毕竟是以人为主,公司聚集了多少业界的英才在为客户提供服务,这是很重要的。国内的咨询行业起步较晚,行业规模也不是很大,真正优秀的人才还是有一定限度的。所以人才的聚集效应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

第二点就是品牌。咨询公司的品牌也很重要,而且这个品牌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形成的,要靠多年的积累而成。客户的口碑是咨询公司的生命线,一个公司有没有信誉,并不是自己能吹出来,也不是靠广告打出来的。Soft Tech自1991年成立,到现在已经15年,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我们都积累了大量的咨询、培训和外包方面的经验,同时也积累了大量信息,形成了自己的数据库,这些在新员工的培训上效果十分明显。

第三点就是团队合作。现在我们国家,很多咨询公司以个体来服务的情况比较多。而Soft Tech不一样,从市场宣传、销售、专家咨询到售后服务,我们每一个环节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同时不断收集客户的反馈情况。我们不敢保证客户任何一个瞬间都是满意的,但我们能保证,当客户不满意时,我们能迅速收到反馈意见并做出调整。这是我们整个服务体系中很重要的一环。

记者:自1998年起,Soft Tech公司就开始在国内全面推广CMM的培训、咨询以及评审服务,至今一直都在从事CMM/CMMI的评估和推广工作,就你们接触的大量软件企业来看,这几年参与评估的企业在整体质量上有哪些提升? 

解明明:Soft Tech北京分公司1996年成立,从1998年起,我们就开始在国内推广CMM的培训、咨询以及评审服务。那时国内大多数的企业都还不知道CMM是什么,我们的工作一开始也遇到了很多困难。不过现在情况好很多,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CMMI对他们开发过程的改进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我觉得最重要一点的就是,这么多年来,经过Soft Tech和很多同行的共同努力,共同对各种软件公司提供不同层次的培训,使得大家基本上都了解了CMM/CMMI这个理念,而且很多企业已经把这一理念运用到现实中。

记者:截止目前,经Soft Tech公司指导和帮助而通过CMM/CMMI的软件企业大概有多少?

解明明:我们目前服务的客户已经有一百多家,大部分都是具有一定规模,并且很认真地来做改进的这样一些企业。

我们对评估的企业是要进行衡量的,要是企业没有能力投入一定人力物力来把过程做好的话,不管对我们还是对企业的声誉来说都没有什么好处。一般我们会先和企业做一些沟通,如果企业具备了一定的实力;并且企业领导、项目经理及开发人员重视真正的过程改进工作,我们才会去做。如果一个企业规模比较小,各方面管理都不是很规范,基础基本为零的话,我们是不会考虑的给他们做评估的,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也放弃了一些业务。“过程改进”一般是在一定基础之上才谈改进,如果一个企业基础过于薄弱,是没有改进一说的。我们会建议他先不急于进行评估或过级,而是做一些相关的培训,这也是我们的工作内容之一。

另外,我们从来不对企业承诺“保证什么时候过级”,签合同的时候也从来不把过级的具体时间签在合同里,这是我们的原则,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和客户一起努力来帮助他们改进。过程改进这项工作主要靠的是自己,我们做的是一些外部的辅导工作,真正重要的是内因,要靠企业本身的努力。

记者:现在我们国家很多软件企业都在积极争取通过CMMI的评估,这说明软件企业自我提升的意识正在逐渐增强。但有个问题我特别想问您,我国的软件企业数量很多,质量上参差不齐,是不是所有的软件企业都有进行CMM/CMMI评估的必要呢?尤其是很多的中小软件企业?

解明明:我们并不认为所有的企业都需要强迫实施CMMI。CMMI本身也有一些局限性,对于我们的中小型企业(特别是一些只有几个人、十几个人的企业),我们的建议是不要急于过级。但是企业建立的初期,领导以及整个管理团队要有CMMI这样一种意识,多学习一些CMMI的具体内容(网上有很多材料,也有很多书),或者是听一些这样的课程来武装自己的思想,改变自己的管理体系。这中间,建立起一个管理体系,有这样一个管理的雏形,对一个企业来讲是很重要的。

至于是不是要过级,是不是要做过程改进,这是两回事,我认为对某些企业而言必须要做评估甚至是高级别的评估并不是那么重要。真要做的话,对一个中小企业来说,做一个CMMI2级就比较够用了。CMMI2级是项目级,也就是说企业在这个阶段已将具备了承接项目的基本能力,CMMI2只要真正实施好了,对一个企业来说作用都很明显。

所以,对我们的软件企业来说,开始建立的时候就要有CMMI的这个意识和理念,但并不要急于过级,这是我们的主要观点。

记者:从2004年底开始,Soft Tech公司与科技部、微软合作,陆续为多家软件园举办外包能力建设培训。您认为我国软件企业现在在欧美外包方面最欠缺的是什么?

解明明:我认为我们国家对日外包这块做得是很不错的,我这里说的主要是对欧美外包。

对欧美外包我们的软件企业缺的主要以下有几种能力:

第一是市场开拓能力,包括了英语能力及对国外文化的了解程度。这个英语能力不单单是会说英语、会用英语和对方讲技术的能力,关键是要能和发包商打成一片。要能够和发包商进行各种不同层次上的交流,这个能力我觉得我们还很弱。我们的开发人员一般能在技术问题上和对方交流,但我们的销售人员在服务的时候,缺乏能和人家深层次沟通的能力,比如和对方聊一些音乐、篮球、棒球等等。发包商也是人,他不可能和你只谈技术,他还有生活。我们现在就缺这样一些能深入了解西方文化的人才。印度在这一块做得比我们要好一些。

第二就是开发团队缺一些经验丰富的中层项目管理人员。这些人既要懂开发,又要有很好的英语水平,能和人家用Email、电话很好地沟通,一般我们这个层次的管理人员看邮件没问题,但是和人家在电话里交流,开电话或视频会议的时候就有问题,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弱项。 

第三就是人员流动过大。现在我国的软件企业的人员流动情况甚至超过了印度。一些发包商选择我国的软件企业,起初是看重这里低廉的劳动成本和较低的人才流动率,但他们到了北京、上海、南京等一些大城市,发现人员流动甚至比印度还厉害,使得他们望而却步。这对我国软件企业的整体形象来说是一大损害。

记者:据不完全统计,现在我国国内通过CMMI5级的企业多达三十几家,

您个人认为这些通过CMMI5级的企业实力如何,是否已经具备了进入欧美市场的资格和能力?

解明明:不一定!真正按照SEI的标准,内部各个部门全部通过CMMI5的企业,在我国是凤毛麟角,一般都是某个部门,或者只是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通过CMMI5。如果一个企业全部通过5级,必须企业的每一个项目,每一个部门都按照5级的标准来实施,但是据我所知,目前我国大部分通过CMMI5的企业都还做不到这一点。可能某些部门在评估的时候能通过CMMI5级,但是不是能够保持下去,这个我不敢讲;是不是全公司的各个部门都达到了5级的要求,这个我也不敢讲。

不过有这么多企业通过5级,对我国的软件产业整体发展是非常好的。至少形成了一个形象,就是中国的企业在某些方面是能够与印度进行比较的,在管理上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平,这也是推广CMM/CMMI的意义之一。

但是对于一个具体的发包商来说,你过不过5级不重要,他注意的是你最后做的活好不好。并不是说,你通过了5级,他马上就会把几百万的项目给你,往往一开始只会给你一个一万或几万的小项目,假如这个项目你做得非常成功的话,才会逐步地把大的项目交给你。假如这个项目你没做好,或者已经接到了大的项目但是有一两个项目没做好,那他以后可能也不一定会再考虑你。所以说过了5级,只能是在对外宣传或和客户初次沟通的时候,给客户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使得客户愿意和你谈。但是最后客户能不能给你项目,或者给你项目以后会不会持久,完全取决这个项目你完成的质量、价格还有交付的时间等等。

记者:请您谈一下我国软件产业出口和外包的前景!

解明明:从长远的角度来讲,中国软件外包在中国政府坚定不移的支持和不断的推动下,必将会取得长足的发展。同时,中国的软件企业已经感觉到,外包是一条新路,特别是欧美市场的拓展,这是个很大的市场。当然早期肯定需要大量的投入,但一旦开辟出来,后续的市场是很诱人的。再一点就是印度的人力资源已经开始短缺,而中国的人力资源储备则十分富足,只要经过一定的培训,就可以在很多方面比印度具有优势。

所以我认为无论是对日外包还说对欧美外包,中国的前景都是很不错的。当然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