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扎克伯格有备而来 “扛住”国会首轮盘问

4月10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扎克伯格(前)出席听证会。

美国社交媒体平台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10日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听证会作证时表示,愿参与制定他认为对行业发展“必要且正确”的监管法规,以保护用户数据安全,但并未就社交媒体运营模式如何改进等问题作出实质承诺。听证会上,扎克伯格接受44名参议员就这家社交媒体企业用户个人数据遭“窃用”一事轮流盘问,累积超过4个小时。扎克伯格承诺到2018年年底,脸书会有超过2万人从事安全和内容审查,并声称将开发人工智能工具,在未来5到10年更加精准地发现并删除“憎恨性言论”。

“面试”未遇“超纲”

听证会当地时间10日下午2时左右开始。扎克伯格西装革履入席,面对媒体记者“长枪短炮”,读出此前已由众议院公开的书面“致歉”声明,说他个人为脸书犯的种种错误承担责任。

媒体观察,由于事先接受过法律、技术等顾问团队密集培训,扎克伯格全程显现“有备而来”,态度尊重而从容。

美联社摄影记者镜头捕捉到听证会间歇扎克伯格离席时留在台上的提词“笔记”。

在“追责”标题和加了要点符号的“辞职?”下,笔记写道:“创立脸书。我的决定。我犯了错。挑战巨大但曾解决不少问题。这个问题也会解决。”

“选举诚信(俄罗斯)”标题下提示:“太迟钝,正在改进。”

“数据安全”标题对应的要点是:“犯了错,正努力修正。”

“捍卫脸书”标题下,扎克伯格得到建议:“假使受到攻击”,应回应“我尊重,但我反对。我们不是这样的(企业)”。

扎克伯格基本按照“笔记”提示发言,没有遇到“超纲”提问。

两个委员会共44名参议员轮流提问,每人分得5分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这一议程使议员们难以深入探讨某个问题,同时使扎克伯格有机会回避深入作答。

听证会开始大约两个小时后,一名议员提议让扎克伯格休息一下,扎克伯格轻松回应:“我们可以再坚持几个小时。”

当晚7时刚过,参议院听证会结束。11日上午10时开始,扎克伯格将面临第二场盘问,即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听证会。

经历第一天“考验”,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以“提前预备好的回应”,扎克伯格“扛过”国会第一天盘问。

“考官”没问到“点”?

扎克伯格生于1984年,现年33岁,这届参议员平均年龄61.8岁。美国媒体注意到,不少参议员提问暴露他们对社交媒体运营方式的“无知”。

“用户没有为你们的服务付费,你们的商业模式如何维持?”共和党籍犹他州联邦参议员奥林·哈奇提问。

“参议员,我们有广告。”扎克伯格简单回答。

比较“不客气”的提问者包括共和党籍路易斯安那州联邦参议员约翰·尼利·肯尼迪。他说脸书的用户协议“糟透了”,列出几项他希望脸书采取的保护用户隐私措施:

“你回去后是否愿意(修改协议)赋予我更多权利删除个人数据?”

“能否让我有权禁止你分享我的个人数据?”

“能否让我取出脸书上的个人数据、转移到另一家社交媒体网站?”

扎克伯格一一回应、主旨不变:您要求的权利,您已经拥有。

少数参议员的提问较有“杀伤力”。来自脸书总部所在地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追问扎克伯格,2015年发现剑桥分析公司不当获取大量用户数据后,脸书为何没及时公开此事?她问扎克伯格:脸书高层内部是否讨论过此事并决定不告知用户?

扎克伯格回答:“我不清楚是否有过这类讨论。”

脸书股票当日上涨

听证会开始前,一些示威者在国会外竖起几排穿着T恤的扎克伯格人形展板,T恤所印标语要求脸书“改正”,落实保护用户隐私承诺。

剑桥分析公司前员工3月向媒体揭发这家企业经由脸书平台上一个以“性格分析”为名的第三方程序、非法获取数以千万计脸书用户个人数据,用于发布政治广告,谋求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引导选民支持当时的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

扎克伯格承认,脸书正在配合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对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牵涉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调查,部分脸书员工接受询问,“我自己还没有”。他强调,合作属保密性质,他不能披露过多,以防泄密。

扎克伯格承认,剑桥分析公司获取的用户数据与借脸书发布政治广告的俄罗斯机构“完全可能有联系”。

美国投资市场似乎比较满意扎克伯格听证会上的表现。脸书公司股票10日收盘价上涨4.5%,创近两年来最大单日涨幅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