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架起对日软件出口的桥梁 ——访大连软件行业协会BPO分会秘书长李振华

问:请问大连软件行业协会BPO分会是什么时候成立的?请具体介绍一下成立BPO分会时的背景。

答:2004年6月,在大连软件园与大连软件行业协会的大力倡导下,大连软件行业协会BPO分会正式成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出于地理、人才语言环境、跨国企业投资趋势等多方面考虑,大连企业开始针对日本企业市场进行试验性的业务流程外包,从比较简单的原始文献、资料的数据数字库化开始,发展至2000年初期,大连企业已可以借助互联网将作业方式由原稿处理升级为实时作业。企业也由几家变为现在的几十家,在业务质量与人员规模上都有了一定的发展并开始尝试进行较大规模的生产作业。可以说完全是自然形成了一定的市场,但几乎所有的中资企业中都存在优秀人才的不断流失、客户的委托价格千差万异、同行业之间相对比较封闭没有适当的业务技术交流与管理技术交流等问题。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能否建立一个大家都认可的平台来促进市场规范, 促进行业发展等众多的期待引导了BPO分会的出现。

问:大连已成为国内软件出口日本最大的城市,全市软件出口的90%面向日本市场。请问BPO分会在对大连软件对日方面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答:BPO是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的缩写,意思是业务流程外包,并不是指软件的开发。客户将部分后台辅助业务BPO出去是为了更低的成本与更专业的服务,大连从事BPO的公司现在主要进行后台的数据登录的工作,中资企业中还存在规模不够、业务不稳定等问题,现在应该说BPO行业还只能起到软件出口行业的润滑油作用。但考虑到人才量与培训周期及成本等有利因素,这个行业很有可能在规模与发展速度上超过软件出口。BPO分会将会对这个行业的发展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问:BPO分会成立以来主要做了哪些工作来促进对日出口?

答:制定并不断完善了行业公约,希望能够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更多地为中资企业争取价格利益与发展的环境。利用协会与日方相应公司、协会取得联系、进行沟通,但还未获得实质性结果。

问:目前大连有多少家对日出口的软件企业?BPO目前有多少会员?会员是如何看待BPO分会的工作的?

答:大连大致有300家对日出口的软件企业,外资大致有50家左右。单纯从事BPO或部分从事BPO的公司大致有30家,BPO分会现有会员企业10家,差不多是中资企业中的前10名企业。在BPO分会成立之前很多企业提出过希望建立类似组织,6月份正式成立之际,大多数企业都表现出了关心与支持的态度。但从目前分会的影响力来看还没有能力为会员企业提供具体的帮助,比如说统合分会内规模资源集体寻找客户,或针对某个大型项目进行协作完成。

问:在对日出口方面BPO分会有没有制定具体的目标?

答:大连软件行业协会BPO分会是大连市从事BPO业务的各企业自愿联合成立,内部各种规章制度也主要依靠会员企业自觉遵守,目前为止分会并没有制定具体的目标。分会的宗旨是开展分会与会员、会员与会员之间的各种信息交流、技术业务协作活动,建立行业自律行为,促进行业的统一发展和市场规范化,在会员之间、会员与市场之间、会员与政府之间起到桥梁与纽带作用,为大连市信息化建设做出积极贡献。

问:在全国,大连的软件出口都是十分出色的,尤其是在对日出口方面。请您谈谈有哪些方面值得其他城市(地区)借鉴的?

答: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借引信息产业部产品管理司司长张琪的一段讲话,如下:

过去的五年,我亲眼看到大连软件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地快速发展起来,大连软件产业在整个国家软件产业发展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们要努力把大连打造成为一个示范城市,然后再以点带面带动整个国家软件产业的发展。

大连发展软件产业观念新,大连能够用短短五年,在软件产业发展中如此大步的往前走,关键就在于从省到市都有一个非常新的观念。他们所采取的“官助民办”机制,让政府和企业都找准了自己的定位,这个经验非常值得推广。政府搭台给政策,按照市场经济的体制去运作,充分调动和发挥社会力量办产业,这是一种创新。我们希望,把大连作为一个试点,通过部省合作、部市合作的机制把与大连的合作推到一个更高的层面。

信息产业部现在正积极把微软引到大连做软件外包服务,还要把惠普的外包服务也放到大连,我们的想法是把这些大企业都放到大连去,这并不是说我们偏爱大连,我们就是想先在一个地方把软件产业做得成功些,做出个榜样,通过榜样的力量来为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汲取一些成功的经验,之后再去辐射全国。大连在这方面有优势,无论是开放程度还是观念创新,大连都走在前面,所以我相信,大连有能力在吸引国外企业方面做成功。

在刚刚评出的五个软件出口基地中,我们首推大连。我们认为,大连的软件出口应该是全方位的。在坚持做好对日、韩出口的同时,绝对要把对美国、欧洲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这是一个战略位置。在产业定位方面,一期我们做外包服务,但不应该仅局限于外包,我们应该把外包服务和开拓本国市场结合起来。和印度比,我们在这方面有优势,我们自主可控的市场比印度大的多,印度只能做外包服务,而中国的外包服务只是一个手段和措施,最主要的是要在形成一个庞大的软件产业之后,满足国内市场的需要。

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提出,对于软件产业而言又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振兴靠什么?靠的就是软件。靠软件的优先发展和跨越式发展,大连在其中应该起到先行的作用、龙头的作用和示范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