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台湾专利被大陆甩在身后的三个原因

已故的知名历史学者黄仁宇最知名的著作,就是分析明朝末年衰亡原因的“万历十五年”。

在这看似无关紧要的一年当中,明朝既无重大民乱也没有发生战争,但黄仁宇却从几桩极其寻常的事件中看出明朝潜藏的危机,并断定这是明朝从盛转衰的关键一年。

2014年的台湾专利环境,与万历十五年所描述的情境其实不谋而合。表面上企业与政府都按表操课,也没有出现特别重大的专利侵权诉讼,但若拉长时间、拉高观点来分析,就会发现台湾的专利环境早已处于岌岌可危的困境,更远比台湾“知识产权局”所描述还严重得多。2015年,若知识产权局再不能成功抢救台湾一去不回的专利申请量,恐怕未来只能感叹为时已晚了!

在2月9日公布的“五大局受理专利商标申请概况”中,台湾“知识产权局”曾提及台湾地区受理发明专利申请件数已连续2年下降,3年来减少9.4%;这个数字乍看之下还能接受,但实际上衰退的程度却远不只如此。

2008年的金融海啸使得全球科技企业都在来年缩减专利申请量以删节支出;而后又因为专利管理策略考虑和市场板块挪移,使得各国专利局的收案量各有消长。

若以2008年为基期来比较各国在这几年的发明专利申请量变化,就能看出2009、2010年时,各国专利局的收案量都因为金融海啸冲击而减少,连美国(USPTO)都有约5%的衰退,而内地(SIPO)在2009、2010年的收案量都不及2008年的一半,衰退程度比台湾地区更严重。

但内地在2009年跌到谷底之后,紧接而来的是连续5年的高度成长,2014年时申请量已经达到2008年的110%左右,与美国一道成为恢复至金融海啸前水平的国家。

至于欧洲(EPO)、韩国(KIPO)、日本(JPO)虽然都尚未回复到金融海啸前,但衰退程度最多3成;只有台湾地区(TIPO),2009年时的衰退程度就超过4成,之后五年缴出的申请量数字也鲜少突破2008年申请量的6成。换句话说,经济不好时,申请量衰退得比别人深,而经济转好时,申请量恢复得又比别人差,才是台湾专利环境真正的现况。

数据源:台湾“经济部知识产权局”网站;日本与欧洲尚未公开2014年数据

台湾“知识产权局”廖承威组长分析,根据近三年的申请量数字来看,可以发现外国人的申请案量并未明显衰退,意即台湾当地人减少申请才是出现衰退的主因;而在台湾当地人当中,一直高居发明专利申请量龙头的鸿海精密,衰退情形又特别严重,在2010年后就开始逐年缩减在台湾的专利申请,2014年的申请量更连2013年的一半都不到。

对于这种变化,世博科技顾问执行长、前鸿海法务长周延鹏解释,这是出自于他对鸿海的建议。“鸿海不只在台湾减少申请,在全世界都减少,”周延鹏更特别指出,台湾的专利权人的败诉风险太大,使得台湾专利的价值也随之减损。

司法判决与行政运作的不同步,是台湾专利界另一个长期存在的事实。从2008年台湾“知识产权法院”成立以来,最为人诟病的一点,就是专利权人的胜诉率实在太低。

以目前最新(2013)的统计为例,民事专利案件的一审判决原告胜诉只有20件不到,但败诉却超过百件,也就是说专利权人倘若认为有人侵犯自己的专利权而告上法院,能够透过司法来“讨回公道”的比率只有10%左右。

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的结果,就是司法失去其公信力;从历年的收件状况来看,在2010年达到1800件左右的高峰之后,台湾“知识产权法院”的每年新收件数也跟台湾“知识产权局”的发明专利申请量一样,已经连续三年衰退。

数据源:司法统计,台湾司法院网站;2014年之专利民事诉讼判决数据尚未公开

然而,真正值得业界警惕的,还是台湾专利质量的长期积弱不振。根据汤森路透(ThomsonReuters)的全球百大创新机构调查(TOP 100GLOBAL INNOVATORS),2014年时台湾共有两家机构入选,分别为工研院以及联发科技。

这项从2011年开始执行的调查除了参考各机构的发明专利获证量外,也把获证成功率、专利布局全球化程度以及被其他单位引用的频率纳入考虑,试图从量化数据中得出质化的评比。最后公布的名单也不再进行排序,只会针对入选机构的国别和产业加以分类,所以更能看出各产业与国家在创新活动上的努力。

然而,在这项调查过去4年的历史中,来自台湾的机构除了前述两家以外,也只有台积电在2013年时入选过一次,比起每年都有3~7家机构入选的韩国,台湾地区输了一大截,更不用说一直在亚洲居领先地位的日本;而大陆的华为,也在2014年首度入选。

不论从数量或质量的观点来看,台湾专利的危机都已经迫在眉睫,需要大破大立的革新。为了提升台湾专利价值,廖承威表示,台湾“知识产权局”已经规划了一系列的措施,例如清理积案计划,目标是把发明专利的平均审结期间在今年底时降到24.5个月,也正研商办理推迟专利实体审查,来满足专利申请人对于技术商品化时程和专利布局的需求,也会继续推动两岸之间的专利合作,包括外界期待许久的PPH(专利审查高速公路)制度,都是今年的规划重点。

这些努力固然值得肯定,却掩饰不了企业策略转向以及市场规模不如人的现实。申请专利的时间与金钱成本都相当庞大,从企业观点来看,原本就得审慎评估其投资报酬率;至于市场规模,台湾地区原本就落后于其他国家或地区,这更不是提升台湾“知识产权局”的审查速度或服务质量能够扭转的。

与其夸言要提升台湾专利价值,现在真正急迫的,应该是不让台湾专利价值继续贬值,例如加强对权利人的保护,提升审查质量(并非缩短审查期间)以降低败诉率,并在专利鉴价、交易等基础建设上更加完善,让台湾当地的科技企业愿意继续留在台湾投入研发并申请专利,才能避免万历十五年所描述的悲剧,在2015年的台湾重新上演。